污力滔滔 脑洞深深

|放飞自我,雷文一堆,不领粉证自认黑|
|狗血满地,苦练车技,凹凸互攻随心意|

【源藏】Enigmatic shadow 诡影 04、05

一体双魂源x藏,还在搞事中。

双更加破车,回忆章解密开启。

可能的雷点:A源O藏,背锅长老团,作者想要尝试穿插描述情节可能会有些混乱。

警告:本章严重ooc,狗血满地,第五章有不怎么好吃的肉,dirty talk,少量rimming。

作者已经想卷起小包裹逃跑了……

我发誓我就想搞事。

以上OK?

传送门:第一章第二章第三章
=================================

04

岛田宗次郎一生做过无数次决定,或关家族利益,或关他人生死。

棋子落下的刹那,便成定局。

——而他现在后悔了。

襁褓之中的婴儿浑身血迹未干,柔软的胎发湿漉漉贴在微皱的皮肤上。他似乎是累倦了,连呼吸都是轻轻的,蜷缩在织物里,竟是未及一把刀的重量。

这也是他的儿子啊……

宗次郎跨过已经损毁大半的祭坛,在满地残破的符纸之中颤巍巍抱起幼小的婴儿,转身就要离开。

身后暗影晃动,名义上属于他的仆从开始窃窃私语,终于有长老沉不住气提醒:“家主且慢——”

“按照计划,‘源’应当交由我们来……”

岛田之主没有犹豫,仅仅用眼神便呵斥住了那些妄动的人们,他怀抱着新生的幼子,一字一顿:“他是我的儿子。”

“——只有一半是。”有人说道。

“……”

在仪式中熄灭的烛火重新点燃,骤然点亮的光影爬上了岛田家主紧皱的眉头之时,也让那人的深黑直缀上的明黄如法衣熠熠生辉。

僧人面容缓和平静,仿佛看透了浮世三千的种种烦忧,他盯着宗次郎的眼睛,缓缓定下结论:“宗次郎,你后悔了。”

“——‘为家族尽职尽责’,我身为家主,担此重任,自是不敢懈怠……一切牺牲,皆是甘愿。”宗次郎沉声开口,却是不直接回答。怀中婴孩在沉睡之中似是不安地扭动了下,他便再度牢牢护紧,拦住了外人窥视的目光。

“可你们都做了什么!”

岛田家立足的根本即是流传于血脉中的神龙之力。

然而随着岁月消逝,家族在继承更迭中,最为精纯的一系也不得不步入末途。数百年来家中便不断有人为此耗尽心血、想方设法让岛田恢复荣光——直到最近才让他们找到一种方式,借助发达的医疗科学与遗传基因技术,结合族中传下的先人手札中的术法,终于让他们看到了希望。

“源氏”是他们第一个成功的产物,为此不得不牺牲了家主的夫人。

“宗次郎,和你的兄长相比,你差得太远也实在太过心软了。”空道法师捏紧腕上的佛珠。

空道修行之前亦出身于岛田本家,甚至和宗次郎还算得上近亲;如今被荣养在族中寺院,地位甚至比家老还高些,说教起大名也不算逾矩。

操纵灵魂的术式也是由他主持完成的——或者说,这个计划,就是空道一力坚持才得以进行。

而岛田宗次郎头也不回呛道:“所以他死了。”

立于帝国顶端的男人不知道怀着怎样的心情,越过僧人,声音传达到在场所有人耳畔:“……这是我的儿子、半藏的兄弟,岛田家的小主人——无论你们在他身上做了什么,这点都不会改变。”

说完竟是无一人胆敢置喙,就在这种令人窒息的沉默当中,岛田宗次郎带着刚出生不久的次子离开了这里。

“空道法师,这……”有长老忧心忡忡看向僧人。

还有比较耿直的,直接把眼下的难题抛出来:“现在怎么办,‘源’是我们这么多年来第一个成功的,就这样放弃?”

“好了,随他去吧。”僧人抬了抬手,制止了此起彼伏的议论声,如佛像般慈眉善目的面容在这暗室当中不甚清晰,倒显得有几分晦暗阴沉。

“既然家主想要给予‘源’岛田的姓氏,也没什么不好的,毕竟我等众人的心愿都是为了整个家族的利益。”

只是,邪种入体,一身双魂……这孩子注定要成为复兴岛田的利刃。

——宗次郎啊,眼下未断的血脉亲情,将成为折磨你终生的枷锁……可惜了。

僧人合拢双手,闭目诵念起经文。

半藏从小就发现,他的弟弟,岛田源氏,似乎和常人有一点不同。

白天的源氏看起来就如同每一个正处于上房揭瓦、调皮捣蛋阶段的男孩子,有着各种奇思妙想和过于旺盛的精力来一一实践它们。

即使身为兄长的半藏经常疲于给源氏收拾烂摊子,但不得不说,有一个全心依赖他、喜欢黏在他屁股后面跑的弟弟,还算蛮有成就感的。

在两人共享一份大碗拉面便能吃得饱饱的幼小年纪里,就算源氏偶尔有那么一点异常,半藏也并未放在心上。

——只不过是和白天相比,晚上的源氏似乎过分安静了点。

与早上睁开眼就含含糊糊吵着要哥哥、见到他后会迫不及待扑在怀里的小麻雀不同:阳光隐没后的月夜,稚嫩的男孩子会默默地看着半藏,仿佛在思考着什么,一切行动变得谨慎疏离起来。

即使他掩饰的很好,可半藏还是觉察出来这细微的痕迹,这让小少主下意识地不太喜欢这样子的源氏。

特别是他的弟弟开始表现出越来越多的异常。

那时半藏也不过八九岁,还没有附加的功课,晚饭过后除了必要的自修外,剩下的任务就是哄幼弟入睡了。想着白天源氏还在惦念着父亲为他们讲的故事,半藏思索了下,就从书架上取了那本记录着家族传说的绘本。

这本在花村范围内流通的故事书,虽然属于儿童读物,但毕竟原型来自岛田,不仅内容通俗易懂,就连插图都是名家所绘,一笔一划也真有几分本宅墙壁上那副古迹的风韵。

源氏已经被他的乳母侍候着洗漱完毕,此时正乖巧地趴在被窝之中,眼睛一眨一眨的,看着半藏对他摊开书册,描摹着彩图之上的龙鳞片甲。

传说时代的故事不算太长,半藏念了一刻钟也就把神龙兄弟的部分讲完了。他有点羞赧,尚显稚嫩的嗓音完全没有父亲为他们说得那般令人身心向往、神魂激荡;不过按照往常,比他还小的源氏根本注意不到这些,只会缠着他再多讲一些,好让他们的入睡时间拖得更晚……

“嗤。”

轻笑的声音让半藏僵了一瞬。

“怎么了,源氏?”

“这个故事真是……有意思呐。”源氏刚洗过澡,未干透的头发还散发着湿润的水汽,蹭到半藏手臂上凉丝丝的,幼小的手指绕过兄长的胳膊指着画册中央,正叱咤苍穹的蓝色巨龙。“你不觉得南风神龙太蠢了吗?”

“……”

“明明输的是北风神龙,被打落凡间,可南风神龙最终却落得和他的弟弟一个下场,不是很可怜吗?”

“不……不是这样的,神龙是为了找回自我才——”半藏艰难地开口解释。

源氏不以为然地耸耸肩,翻到那位陌生浪人与龙神交谈的一幕指点道:“北风神龙落入凡间,无法重返天界,失去了力量的他甚至无法报仇,就这样从此甘愿做一个默默无闻的陌生人吗?”

“——不,所以他让南风神龙放弃了属于天龙的力量,和他一样,成为凡人,”源氏继续说着在岛田家看来近乎大逆不道的话语:“这样,他和他的哥哥又是一体了,从此生老病死……”

半藏把书“啪”得合上,厉声呵斥:“源氏!”

“唔……”仿佛也突然知道自己做错了般的,源氏咬着嘴唇,惴惴不安地看着兄长,一瞬间,半藏敏锐地察觉出对方并不是为了刚才出格的言行而愧疚,只是在懊恼罢了。

“以后不要再说那种胡话。”半藏站起身,毫不犹豫地推开障子,“你也长大了,我会跟父亲说明,给你准备单独的卧房。”

“哥哥!”

庭院内草木繁盛,夏日的晚风都还带着白天被太阳炙烤过的温度,吹过半藏的袖子,竟然让他起了一片鸡皮疙瘩。

他甚至不敢回头去看一眼自己幼弟的面容,是那副他熟稔的活泼天真模样,还是……目光冰冷、连微笑都像是噙着刀片似的淡漠疏离?

虽然事后白天源氏吵闹了几回哥哥不要小麻雀了,甚至跑去父亲那里告状半藏要与他分房睡的事情。可一向随着源氏胡来的宗次郎这次却偏向了半藏,揉着眼角含泪的小源氏头发,耐心哄着的同时却一边吩咐了下人为小少爷准备新的房间,气得源氏像个炸毛的麻雀团子哇哇大哭起来,抽泣着把鼻涕眼泪擦到了宗次郎的羽织上。

一旁正坐的半藏心脏都有点紧巴巴的疼,正开口想着要不要妥协,就看到父亲大人对他摇了摇头。

这件事就这么定下来了。

还算圆满的是,等房间装修好,源氏就像得了个新鲜宝贝似的,在地板上打滚,还拉着半藏去看父亲送他的刀架和短刀……这多少让少主松了一口气。

——这才是他的弟弟,他的源氏。

至于那个只有在晚上显露、时不时让他有一种毛骨悚然的“源氏”……也终于在半藏十三岁那年,由空道法师正式将事情的原委告知了他。

“——附在源氏身上的鬼物,将会成为家族的武器。”僧人拉着年轻的少主,站在血迹斑斑的地下暗室的训练场中央,指着地上的痕迹说道:“‘它’的力量越强,源氏也就越强……虽然现在您的弟弟还没有意识到他的一半时间都不属于自己,但训练和教育的成果却是两人共享。”

“源氏依赖着您,想必将来也不会做出背叛这种大逆不道的事情,所以……”空道凑近半藏耳畔,老人的声音带着一股诡异的沙哑,他悄声轻笑:“即使我们的少主将来成为一个柔软无用的Omega,您的地位也无可动摇。”

——饲养邪鬼的牢笼与祭品,已经准备好了。

————————

第五章点我

————————

tbc

=================================

作者有话说:这次双更不是我突然勤快了,而是再不抓紧时间写,泡面本就要继续小薄本了!明天继续更,捂脸哭泣,我这个一小时100字选手真是坑死爹了……

然后就是说一下内容,04里邪鬼的故事解读都是他自己的理解,北风说神龙婊这个锅不背!还有“为家族尽职尽责”是哥哥的语音,这句非常帅也非常可爱,拿给爹爹用一下!

05就是……谐鬼(没错字!)的故事了,其实他就是看在眼里吃不到,还要帮哥哥发泄【】,眼巴巴学着源源讨人欢心结果嘴上没把门,让哥哥把粥摔了,真的惨(。)

我现在很需要那种脑上插管就能打字的机器。

评论(9)

热度(1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