污力滔滔 脑洞深深

|放飞自我,雷文一堆,不领粉证自认黑|
|狗血满地,苦练车技,凹凸互攻随心意|

【源藏】Enigmatic shadow 诡影 03

一体双魂源x藏,继续搞事中。

某人暗搓搓上线中。


可能的雷点:A源O藏、背锅长老团、作者想要尝试穿插描述情节可能会有些混乱。

本章持续ooc和狗血。

你们期待的修罗场开始了。


我发誓我就想搞事。

以上OK?


传送门:第一章第二章

=================================


03

 

饥饿到极致是一种什么样的感受?

 

肚子内部的脏器像是融化了似的下坠,仿佛堕入了深不见底的泥潭。第一天的晚上,肠胃还在咕噜噜地蠕动消化着丁点之前剩下的食物残渣,一种迫切想要点什么东西填饱肚子的念头开始充斥着大脑。

 

他开始想念松子夫人最拿手的夜宵——特意挑选出的土豆只有鸭蛋般大小,蒸到半熟之后用小勺挖出孔洞填入搅拌好的蛋液。少主喜好甜食,松子就会再上面刷上一层蜂蜜或者放些奶酪,再放进烤箱烧至微微焦黄,端出来放在盘子里时甚至能听到淀粉被充分烤焦膨胀时的滋滋声。用牙齿轻轻咬开一口,融化的蜜汁和蛋奶会散发出诱人的香气,烫得舌尖发软……他的哥哥,岛田半藏,总会把稍大的那个让给他。

 

源氏舔了舔干涸得隐隐作痛的下唇,啃着自己已经被咬得坑坑洼洼的手指甲以缓解腹中的空虚感,回味起昨夜他被允许喝上那么一小筒清水时的瞬间——饥饿许久的胃在凉水的刺激下痉挛着呻吟、使他手脚四肢都不由自主地轻微颤抖。

 

好想……

 

“已经多久了?”

 

“这是第三天了。”

 

从禁闭室外传来了交谈的人声和门锁解开的喀嚓响音。

 

“昨天晚上喂了点水……我偷偷塞进去一个饭团,呃,长老那边有派人过来盯着,实在不方便……”

 

“——他是我的兄弟!”岛田家的小少主已经到了知晓大人们背后用意的年纪,此时也只能压抑着情绪,低声诉斥着自己的愤怒:“源氏还小,再怎样……这样的惩罚也太重了。”

 

“您去山上修行、家主大人也前往东京和古岛家谈生意……小少爷看着也怪可怜的。”看守的老仆絮絮叨叨,对着半藏说道:“上面的人隔几个小时就来看一下源少爷有没有睡着或是昏迷,这也不像是毫不关心的样子呀。”

 

“……”

 

“不过也很奇怪,每次来看他的时候好像都醒着,大概是饿得吧……”说话间,门锁已经被打开,老人见半藏皱着眉头一副心事重重的模样,也不由叹息:“睡过去说不定还好受点,您看看——”

 

封闭的处罚室内一片漆黑,为了让人在其中受到足够的教训,连窗户都是封死的,空气不流通的情况下,里面充斥着一股淡淡的、常年未见阳光的霉馊味。

 

把一个十二三岁的小孩子丢到里面这么久,实在有些残忍。

 

即使知道是他有错在先,半藏也终究还是感到了酸涩的疼惜和后悔,甚至有一些自责:如果自己在外出修行之前多叮嘱几句……

 

“哥哥。”

 

一声虚弱的呼唤声响起,带着力不从心的颤抖和显而易见的喜悦。

 

“你来救我啦。”

 

“……”

 

半藏接住了从地板上爬起来、跌跌撞撞扑进他怀里的身躯,紧紧抱着他后背的小手冷得惊人,冰凉的温度几乎要透过身上的衣料刺到血肉里。

 

“好黑啊,这里……又冷,连吃的都没有……”幼弟在他胸口前磨蹭着抱怨,表达着自己的委屈:“真的好难受,肚子也饿得疼……”

 

有些发油的细软头发蹭到了半藏的下巴,身上也不可避免的沾染到了一些对方在地板上翻滚挣扎后的灰尘,年轻的少主毫不在意这些——他咬着牙强迫自己不要暴露出软弱的姿态,竭力用淡漠的声音教训道:

 

“闹够了吗。”

 

“……”

 

“你乖一点这些事就不会发生,还连累到——”半藏顿了顿,终于还是放软了口吻,甚至有点连他自己也察觉不到的恳求:“……现在,睡吧。”

 

星辰陨落了。

 

明亮的辉光从源氏眸子里黯淡隐没,他眼下泛着不正常、像是疲惫多日的青灰淤痕,源氏眨了眨眼睛,终于安静地蜷缩在半藏臂弯里。

 

“你也觉得是我错了吗?”

 

男孩闭上眼睛,沉沉睡去。

 

“半藏啊……”

 

把睡着的源氏交付给家仆抱回卧室,并嘱咐叫来家族附属的医生过来诊看,半藏处理完这些事后握紧了拳头——他做的这些事都是长老们默认的“正确行为”,只是为什么会觉得如此不安?

 

“吱吱……”一阵啮齿动物磨牙的声音传来。

 

凭借着从门口洒进来的光线,半藏下意识扭头往声音传来的方向寻觅。

 

木制建筑都有的老毛病,日头长了就容易被这些东西钻洞埋窝,禁闭室又很少有人来,疏于打理之下出现几只老鼠也很正常。

 

只是想到可能让源氏和这些东西待了这么久,半藏的胃都有点难受了,心脏更是沉重得一阵闷疼。

 

他刚想再叫人过来把这里收拾一下,就听见了老鼠愈发焦躁的声响,好奇之下,半藏便往里走了两步,竟然闻到了一股食物馊掉的味道。

 

“吱、吱吱!”

 

感受到有人接近,老鼠更加急不可耐,声音都近乎是惨叫了。

 

“这是……”

 

半藏睁大了眼睛,僵在那里。

 

一块明显是从衣服上扯下的布条紧紧绑在了老鼠的后爪,布织物的另一端被手里剑牢牢固定在了木地板上。已经馊掉的饭团被放置在老鼠够不着的位置,似乎是当做了引诱它的陷阱,除了本身因为时间推移而变质了之外一口也没有被人动过。

 

老鼠的状态不太好,应该已经被抓到有段时间了,为了脱离困境,甚至开始噬咬自己的后爪,被半藏这么一吓,更是不顾疼痛地疯狂自残,如此惨烈之下竟然真的让它咬下一节后肢!绳索从断口脱落,可怜的老鼠终于抓住机会,哀叫着逃窜而去。

 

他到底做了什么?

 

半藏只觉得浑身冰冷。

 

——到底谁才是囚徒?

 

也许从那时起,半藏就已经明白,在他的幼弟身上,已经有什么东西无可挽回了。



————————————————————————————



随着绵长苦闷的旧梦而来的是一场质量欠佳的短眠。

 

但即便是冷硬如半藏这样的人也无法把这份烦躁的郁气全都甩于眼前声音细软的Beta女性身上。

 

“一杯温热的牛奶,再加一小勺蜂蜜怎么样?”她带着标准的、体贴入微的微笑,倾身为他服务:“不要拒绝,先生,您需要这个。”

 

好吧,舒适的薄毯,温热甜美的牛奶,也许还会有一块巧克力。

 

——多么标准的对待Omega“特殊时期”的流程?

 

半藏僵硬地看着她把毯子为他细致地掖好。

 

“在到达目的地之前,您可以再休息一会儿。”

 

等到她走开,身上的终端机适时的传来了消息提示。

 

「路途顺利吗?」

 

「……这就是你的安排?」半藏感受到了愚弄。

 

在他的雇佣兵生涯里,再怎么坚持独行,与人合作也是不可避免的。毕竟一个人的力量与经验不是万能的,在几次失误之后,半藏也多少学会了适当的允许外人介入他的任务。

 

“黑影”就是其中之一。

 

作为非战斗人员和天才黑客,黑影很需要一位佣兵替他做些电脑与网络无法完成的事情——事实上半藏之所以选择与他合作也是因为曾经有一笔报酬不错的任务正是由黑影发布的。

 

特立独行的弓手需要一个庞大的信息资料库,而黑影恰恰满足这个条件,并且同样需求半藏的武力。

 

合作的前提是相同的利益。

 

他们之间的联系从来都是通过网络进行,半藏并没有兴趣追踪背后之人是男是女或者什么岁数,但有些事总能体现出黑影的活泼与……恶趣味。

 

「豪华旅行飞船、头等舱……绕着欧洲飞了一圈浪费时间也就算了——波克罗勒岛的日出怎样和我没有关系!」半藏打字的速度不是很快,但他现在几乎是狠狠地按着屏幕:「……那些不必要的安排我不需要。」

 

「可是你需要抑制剂,Omega。这家私人空间站的服务包括了这点——不需要公民芯片。」对方甚至掐住了半藏的弱点,还饶有兴趣地发来一个符号表情:「这样说会让我伤心,我以为我们是朋友?」

 

正如黑影所说,他除了需要安全撤离日本之外,也必须解决一下信息素的问题,这家公司的服务美好得简直不可思议,甚至连他明显装着武器的弓袋都不会过问。

 

掐掉与黑影的连线,半藏犹豫了一会,按下了服务按钮:

 

“……我需要一些抑制剂。”

 

声音仿佛从遥远的天外传来,弓手软绵绵地躺着,他的视野里都是分割又随意拼合的色块,但没有一丝一毫的恶心感,只感到某种奇妙怪异的舒适与松懈。

 

好像有什么炽热的光团在眼前炸开,他想抬起手臂挡住眼睛,却好像无法控制四肢那样,一切都像被包裹进层层云雾之中,模糊不清。

 

“哥哥、半藏……!”

 

“——醒一醒。”

 

龙吟之声撕裂了幻境,半藏从恍惚的梦魇里缓缓清醒。

 

“……源?”

 

他被机械忍者紧紧抱在怀里,像是保护破壳的幼鸟那般,以另一半身躯为盾,为他挡下了飞溅的碎片与火花。

 

源氏在与人对峙。

 

半藏的手脚还有着略微的酥麻,无法挣脱开源氏的金属手臂,只能向忍者戒备的方向看去——

 

苍白诡异的能面之上绘着血红瞳孔的鬼脸,一身漆黑的武士站在残破的机舱外壳之上,赤色长刀已然出鞘。

 

刺得双目发痛的炽热火光与滚滚黑烟之中,远处的尖叫和呼救声断断续续。



“好久不见。”

 

他所在之处皆沦为地狱。

 

“——我来接你了,半藏。”




tbc


=================================

本章的哥哥心情真是大起大落。

半藏:……感觉谁都在折腾我,心好累。


开始搞事啦!回忆篇章里,是邪鬼开始不安分了,正是中二的年纪,不知道有没有表现出来,邪鬼源和源氏的切换是睡眠!

正常时间段这边,半藏和桑巴小姐姐没有现实见过面,所以用的人称是他,算是坑了一把哥哥吧。

再次说下大家不要对这篇期望过高,几章之内完结的中短篇嘛,故事结构和解密都不会太完整,主要是想写过去从小乖乖变成小恶魔的邪鬼和后来的修罗场。

下更见~


(PS:最近发现lof会删掉我之前发出来的文,比如天国的鎏金歌,如果大家发现哪篇被屏蔽了请一定要告诉我,我会重新发的。)

评论(3)

热度(1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