污力滔滔 脑洞深深

|放飞自我,雷文一堆,不领粉证自认黑|
|狗血满地,苦练车技,凹凸互攻随心意|

【源藏】左右逢源 08

双源 x 半藏

ow源+青年源 X 少主藏,酸爽修罗场


传送面板→第七章


从本章开始去掉了开头占面积的梗概和注释,反正能坚持到这里的小天使都懂得(。


本章可能的雷点:继续开车,哥哥依然倒贴软软的……源源玩得有点过头。


结局HE,请放心食用


以上ok?


=================================

08


▲源源说我的龙刃贼溜


——————————————————————

醉意已经散得差不多,源氏也清醒了,差点被兄长那副凄惨的模样吓一跳,心虚不已地翻捡桌柜里存放的瓶装水和纸巾给半藏清理。

用嘴喂进了点清水——幸好还没过期,不知道什么时候放进去的几瓶水完全不够擦洗,源氏之好先紧着兄长,匆匆拾掇了下,捡着能穿的衣物给他披上,自己却是只套了件袴,赤裸着上半身。

“哥哥……半藏,醒醒。”

源氏小心翼翼地推了推他,却见岛田的少主人迷迷糊糊应了声就没了下文。



……这次是真的过分了,等哥哥醒来会狠狠惩罚他吧。

源氏挠了挠绿发有点苦恼地想,开始盘如何躲开算家中那几条巡逻的路线把半藏抱回寝室。



自己的羽织在半藏身上,至于他那件……源氏看着死物一般的智械,盖着深色的布料,安静地仿佛从来没存在过,轻哼了一声也懒得去拿回来——在半藏眼里,果然自己才是最重要的。


不过就连两人都无法预料到的是,这样不计后果的疯狂终究还是带来了些苦头。



偷偷摸摸回到房间内不久,源氏不敢点灯,只能摸着黑去接了水打算给哥哥好好清理一番,等他手忙脚乱翻出了换洗衣物、端了水盆回到卧室,摸进被窝却好像触碰到了炙热的火炭。


半藏在发烧。


源氏吓了一跳——在他的记忆里,自己的哥哥很少生病,除了因为训练和作为少主的试炼偶尔会在身体上留下几道轻伤外,长这么大,半藏似乎连感冒都没有过。小小的源氏还曾吸着鼻涕抱怨过几次呢,那时他的哥哥就会帮他系好围巾,然后戳他通红的鼻尖。

但是也难怪,昨晚宴会的时候半藏就不在状态,甚至还提前离席,家主的本意是让长子去休息的,可惜半路被源氏搅合了。

——不仅如此,甚至还被翻来覆去折腾了一夜。

源氏捂着脸后悔自己的莽撞。


即使源氏再荒唐,也知道这种事是不能暴露的,他看了眼屋外还处于沉寂深眠中的岛田大宅,只能咬牙先帮半藏擦拭了身体,换上干净的衣服。

清理到下面的时候,源氏自觉已经做到非常轻了,可刚才还昏睡不醒的半藏却像被上了刑似的痛吟出声。他们在做的时候,再怎么激烈,半藏都没喊过痛,源氏默默地红了眼眶,他开始觉得自己实在过分。

反复擦了好几次,那里还有些东西流出来,连水都换了两盆,源氏不确定有没有伤到哥哥,又不好现在出去叫人。

也多亏半藏平时不喜欢让家仆侍候,否则这么折腾也有下人起身来问了。

煎熬地等了一两个小时,外面已经有人走动的声音了,熹微的光透过纸门,半藏这才有点反应。

“……源氏。”他声音沙哑,软绵无力,但人却还算清醒:“叫广崎过来。”

同样不眠不休的源氏状态好得多,给半藏处理完后,他也稍微清理了自己,现在穿着从兄长房间里翻出来的衣服,呆呆地坐在半藏身旁。骤然听到哥哥终于醒过来叫他,面上终于露出愧疚的神情。

“哥哥,我错了……”他惴惴不安地看着半藏,伸手去摸了兄长的额头,似乎比昨晚更烫了,他几乎就要跳起来去找家族养的私人医师:“还是叫人来看看吧?”

半藏从被褥里伸出手,勉强地拽住他,即使高烧让他眩晕得下一秒就要昏厥,也不容置疑地呵斥住源氏。

“你回去……换一身衣服再叫他来,不要说你昨晚和我在一起。”

“……”

“我没事,”半藏看着源氏,他眼底有着淡色的阴影,这次的高烧来得突然蹊跷,处理不好会被人看出问题,只好盯着他一字一顿地嘱咐:“装作不知情的样子,只说今早才发现,然后先别回来。”

“……是。”源氏捏紧了拳头。


=================================

广崎是第二、三章出现的半藏的心腹。

下面要走剧情了,所以这章基本上又开了一章车,因为可能三四章内不会肉了,要解决一下ow源的身体和身份,马上就能光明正大的在哥哥身边啦!麻雀现在确实有点过分,这个之后也会解释一下原因的。哥哥还要持续倒霉一段时间……(搓手


抱歉这个好久没更啦!我要开始勤快起来了!


评论(24)

热度(3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