污力滔滔 脑洞深深

|放飞自我,雷文一堆,不领粉证自认黑|
|狗血满地,苦练车技,凹凸互攻随心意|

【源藏】时光错·番外 回心雀 中

字数爆了,明天才能完结。

我的梗越来越【】了,捂脸

别打我


本篇传送门→时光错

上文传送门→回心雀 上


可能的雷点:OOC,奇怪的IF,私设如山,酸爽!酸爽!


以上可接受?


=================================


回心雀

 



空气仿佛在这一刻凝结。

 

岛田的家主恨不得找到那扇门爬回去。

 

——他完了。

 

源氏绝望地想,之前留给半藏成熟稳重的形象全都被这只蠢蜗牛毁得干干净净。

 

甚至旁侧围观的少女也发出惊呼,给了他沉重的致命一击。

 

“呀,他就是那天亲了半藏先生的大叔!”

 

莫里森踉跄了下,看着气氛诡异的两个男人……哦,地上还有一个正爬起来。

 

机械的忍者挡在半藏前面,莹绿色的外视传感器光芒眯成一道细缝,他已经紧紧锁定了眼前的男人,任何细微的举动他都有信心瞬间做出反应。

 

——那种眼睁睁无能为力的事,发生一次也就够了。

 

比起见到半藏的那种惊讶,和被改造后的自己对视更是一种奇妙的体验,源氏收起尴尬的神情,认真看着眼前的忍者。

 

如果不是半藏向他提起,恐怕他也无法相信眼前如同智械的人形里容纳着岛田源氏吧。

 

这种诡异的气氛并没有持续太久,齐格勒举起那根杖,微笑着问他们。

 

“需要医生吗,嗯?”

 

他们齐齐打了个冷颤,就连从没有见过眼前女人的源氏,都觉得一阵酥麻。




他被带到了守望先锋给源氏配备的房间。

 

年长者进来后看了眼室内的布置,虽然有着并不单调的杂物摆设,甚至在显眼的桌上放了新拍的合影,但这并不代表单身的忍者如愿以偿。

 

他对着身后的人懒洋洋开口:“看来你还没得手?”

 

“……和你无关。”

 

把已经脏掉了的衣物脱下,放在门口的筐里,源氏丝毫不介意背后的目光,他虽比此时的半藏还要稍长几个零头,但常年锻炼的身体保养得当,健硕漂亮的肌肉依然有着足够的吸引力。

 

半机械的忍者熄了电源的灯光,静默地盘坐在床上,像是在冥想。

 

敞着的浴室门,他可以清楚的里面男人鲜活的肢体,属于正常的,人类的肉身。

 

他们本该相同。

 

“离我哥哥远点。”

 

透过机械传出来的声音有着微妙的电子嘶哑,淋漓的水汽也盖不住这略含杀气的警告。

 

“怎么?”关上出水口,男人抓了把贴在脸上的头发向后拢去,他披上柔软的浴巾,对着自己歪头轻笑了一声。

 

“在害怕什么——我不会伤害我们的兄长分毫的。”

 

忍者的手放在腰间的脇差,威胁性的摩擦着刀柄,回想着之前那次时空意外后半藏向他讲述的故事,骤然听闻这句,几乎拔刀而出。

 

“可你杀了他!”

 

“可你还活着。”

 

他对源氏说,仿佛幽魂发出的叹息。

 

半藏敲了两声,才推门而入,他一直有着出入源氏房间的权限,现在的提醒是对另一个人的。

 

“谢谢,哥哥。”

 

正擦着头发的岛田源氏接过半藏递来的衣服。

 

虽然基地里生活用品一应俱全,但合适他替换的衣物还是要拜托半藏了。

 

“这件我还没穿过……你先试试。”

 

半藏背过身,另一个源氏并不在室内,大概是被齐格勒叫走检查了,刚才那下垫在最底可磕得不轻,他心不在焉地想着。

 

“好了。”源氏吹了一声轻快的调子,系好了浅蓝的腰带,和式衣物在身材放量上的好处就是就算他比半藏高出一截也没有大碍。

 

半藏这才转过来,看着眼前的男人半晌,也放松了表情。

 

“……很适合你。”

 

云白色的式服肩膀上绣着银色的纹样,配着男人同样褪白了的发丝竟近乎一个完美的整体,纯净得让人忘却他的身份。

 

岛田的家主露出了被夸奖后的得意笑容,坐在床沿继续擦着还滴水的头发,他一只脚放松地垂着,另外一边则盘起,不知道是有意无意,这个动作使半藏顺着就瞥见了男人的腿间。

 

隔着下裤的布料,也能看见那处微微的鼓起,沉睡着的器官似乎因为没有内衣的遮挡而随着主人随意的盘腿更明显了。

 

“……呃。”

 

天啊,半藏尴尬的想,他确实忘了这事了。

 

他来基地并没有太久,就算现在回房拿,弓手为数不多的行李中也翻不出全新的内衣。

 

似乎觉察到半藏的窘迫,源氏乖乖地把腿并好,和服的优越性再次体现出来,只要男人稍作收敛,普通的行动并不会出现让人尴尬的场景。

 

为了掩饰刚才的失态,半藏的视线移开了那处,当他的目光触及到微敞的领口时,又像被什么堵住了喉头。

 

“……那是我伤的吗?”

 

他只看到一些杂乱旧痕的隐约痕迹,那被挡住的部分绝对会有更多。

 

他似乎作为兄长却一直伤害自己的兄弟。

 

“有一些,”把毛巾搭在一旁,源氏站起来,看着半藏的眼睛,“更多的是后来的……你不用在意,哥哥。”

 

伤口长好,痕迹却会依然存在。半藏无话可说,只得拉开门,邀这个特殊的客人和他一起去用餐。

 

白雀走到门边,挡住了室内的光源,这让半藏感受到他和这边源氏的另一个区别。

 

“是的,我比他高些。”

 

他用拇指与食指比了个不算太大的距离,紧接着顺势围住了撑着门的半藏,下半身暧昧的贴在了一起。

 

“放心,半藏,给他点儿信心吧,除了这点身高,我们应该……一样大。”

 

凑着半藏的耳畔,男人笑着讲了个略带颜色的笑话。




重组的守望先锋基地虽然没了原先政府支持下的辉煌,但对于这些成员来说却更像个温馨的家了。

 

晚餐时分,大家纷纷聚在了厅内的餐桌旁。

 

两三分布的小桌和能放下全部人的长条大桌满足了特工们的所有需求。

 

“放轻松,兄弟。”麦克雷熄灭了烟,公共场合,他砸砸嘴,还是觉得浑身不舒服。

 

牛仔拍了拍旁边看起来更难受的忍者:“精神点,我觉得还是你更帅。”

 

麦克雷指着杂志的立体投影,这期正好是介绍机械义肢改造的主题,摸着下巴说道:“战争结束这才多少年,人们就开始疯狂的把自己往智械那方面整,好好的胳膊腿儿都要换……源,你可是走在流行的前端!”

 

半机械的人没有回应,他的面甲刚刚被安吉拉取下,在适应新磨合期时他需要更多的活动它,而不是闭合在金属之下。

 

“瞧,你的新下巴多酷——”

 

“闭嘴。”莫里森走过去,他摁住麦克雷的头,直接像夹鸡仔那样把牛仔拽起拉到了稍远的桌子。

 

源氏低头看着碗里的“食物”。

 

因为这被改造的身体,他无法正常进食,并且为了适应那些附加的金属和人造血管他不得不去喝下这些味道实在算不上好的液体。他曾保留着更多属于人的部位,可随着时间的推移,他们又不得不切下它,替换上别的。

 

容易损坏的下颚辅助器被更方便高效的合金替代,源氏可以通过这寡淡的流食反光看清金属的冷色。

 

他或许可以用下巴怼破一堵加厚墙,却连个温暖湿热的吻都做不到。

 

突然间,那些嘈杂的声音停歇了——这不正常,源氏迷惑的抬头。

 

半藏走了过来,旁边站着另一个世界的岛田源氏。

 

他穿着云白的衣服,样式是源氏所熟悉的款型,头发也是霜雪映射的银,站在青黑的半藏身边,犹如镜像。

 

守望先锋们从来没有这样直观的感受到他们是兄弟。

 

执掌黑道帝国的巨龙,带着古族熏陶出的优雅稳重,坐在半藏身边,仿佛这里就是岛田的和室。

 

“你的手怎么了?”收回停留在面部的目光,D.va注意到男人的袖口下,右手背上有着一道新鲜的青紫压痕。

 

“这个……”他不敢再去看径自走过去的半藏,只能微笑着向小姑娘解释:“咳,不太习惯这里的门,自己挤的。”

 

源氏在半藏的左边,捏紧了勺子,他在重新恢复的喧闹中压低了声音问他的兄长。

 

“他为什么穿着你的衣服?!”

 

“……”

 

耳力不错,况且他们仨周围的人都默契的换了桌,不久前还被小姑娘贴上大叔标签的中年人看向源氏,嗤笑了一声。

 

“因为你的柜子里只有不同颜色的发带,连条——”

 

“够了。”半藏用手肘戳了下男人手上的青痕,果然让他老实了。“……明天我带你出去买,现在,吃饭。”

 

“哥哥!”源氏气得脸上的旧疤都抖了起来。

 

“他可没说带你。”男人甚至开始添柴加火。



半藏夹在中间,快被两侧来回的目光烧成灰烬,他深吸了一口气,深深觉得外国人做的料理果然不够正宗,味噌汤怎么竟是一股子酸味。

 

他不明白,两个源氏的年龄加起来比莱因哈特还大一轮,为什么除以二就只剩下二了呢?




tbc

=================================




图来自 @阿肝  哈哈哈哈超级爽呜呜呜呜!

结局已经想好了,字数爆了,明天继续吧。

呜呜,我自己都开始摇摆不停了,到底站哪边……


评论(46)

热度(3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