污力滔滔 脑洞深深

|放飞自我,雷文一堆,不领粉证自认黑|
|狗血满地,苦练车技,凹凸互攻随心意|

【源藏】左右逢源 06

双源 x 半藏

ow源+青年源 X 少主藏,酸爽修罗场



传送面板→前5章


从本章开始去掉了开头占面积的梗概和注释,反正能坚持到这里的小天使都懂得(。


本可能的雷点:酸爽的刀!酸爽!请仔细考虑能否接受,我已经自行狂鼠飞了,拒绝谈人生。


结局HE,请放心食用


以上ok?


=================================


06



源氏关闭了头部盔甲的内置光屏,缓缓吐出一口浊气。 

——这里不是他所熟悉的那个世界,或者说,他才是格格不入的……陌生人。

 

借由年轻的源氏丢给他的游戏中端,他找到了里面用于上传存档的网络功能,连到自己这里稍微耗费了点功夫,但尚在可以忍耐的范围内。

 

等成功接入之后,源氏雀跃的心也随之沉入深渊。

 

相比岛田家细微末节的差异更让源氏震惊的是这里从开始就注定了不同。

 

——没有智械危机,没有战争,没有守望先锋,甚至没有黑爪的踪迹……

 

命运的岔口出现了,奥尼卡集团并没有占据智械技术的穹顶,尖端的生产公司分别从属于各大国,敏感技术的研发因为彼此制衡甚至落后于源氏所处的那个世界不少……但,这里拥有和平。

 

当他反复确认每一个足以被历史铭记的大事件在网上根本毫无痕迹时,源氏都会把希望寄托于下一条查询的目标。

 

守望先锋只存在于那些社交网络的流言之中,就像脆弱的普通民众总渴望会有漫画里的英雄来替他们伸张正义那样,现实却没有英雄的踪影。

 

机甲的受损使得光屏映出的图像略显失真,源氏看着照片上微笑的女人,苦笑着关闭了所有网页。

 

安吉拉·齐格勒,优秀的科学家和顶尖的医疗工作者,她救死扶伤,勋章无数——但她不是“天使”。

 

守望先锋不存在,依着发达的网络平台带来的便利,源氏仍查到了一些熟人的信息,他们还好好“活着”——也许是历史改变的原因,他们的人生也有所不同,和平行世界的经历毫无交集。

 

这说明,他将无法获得任何帮助,支援、后盾……在这操蛋的世界,源氏一无所有。

 

就连岛田半藏,也不是他的哥哥。

 

半机械的忍者没有喊出兄长之名的资格。



———————————————————————


黢黑的密间仿佛一个封好的纸箱,破损的机械人形倚靠在角落里,低垂着头颅,如同弃猫。

 

半藏从楼梯走下来时,看到的就是这样的场景。

 

地上蜿蜒交缠的电线尽头没有接在智械的后脑,在半藏或源氏无法顾及的时候,他们就采用这种方法使它因为缺少能源而无法脱逃——它受到的伤害似乎对储能系统造成了不小影响,如果不持续连接着电源,用不了多久就会陷入沉眠状态。

 

把室内的照明开启,光线打下来,有细小的灰尘被半藏的衣摆掀起,星屑似的撒在智械的周围,看起来就像孤坐在那里许久,等待着被谁发现。

 

“……”

 

半藏忽然有点想上前去摸摸它的头。

 

这个念头倏然升起,惊得他放下手甚至倒退两步。



智械之前的辩解根本没有让岛田家的少主放下戒备,半藏甚至还卸下来了两个零件先送过去让人检查。智械设计师的报告昨晚刚刚送达到他手里,零件中蕴含的技术虽尚在他们的掌握之中,但中间一节仿生传感神经的材料竟然无法解析,最后给半藏的建议是谨慎对待,因为能做到这点并悄无声息地把机器投入岛田领地的,这目的可就耐人寻味了。

 

——家族内有背叛者。

 

这是半藏下意识的反应,整个花村都在巨大的围墙包围之内,本宅之外的商业街管理虽然稍微宽松,但无论如何,岛田领地连接外界的入口只有一个,打开封闭内部的方法同样也是唯一。

 

“所以你留着那东西就是为了抓住内鬼?”

 

源氏听闻兄长的推测后不置可否的耸耸肩,他对家中有无老鼠无所谓,只是半藏对智械不正常的兴趣让源氏不得不在意。

 

“……好吧,明天的晚宴我会参加——既然不敢在你面前露尾巴,这个不成器的弟弟或许是个很好的目标?”

 

源氏笑嘻嘻的蹭在半藏身侧,他拉住半藏的手:“……让我来帮兄长吧。”

 

结果就是今夜半藏顺势提前离去,放任源氏这个新鲜的饵料去吸引席间那些不怀好意的目光。

 


想到这,半藏突然觉得自己对着眼前毫无反应的智械发呆是个蠢爆了的举动,源氏还在席间,自己不应该把时间浪费在这间小屋。

 

就在他正准备离开的时候,木质楼梯传来了脚步声。

 

和晚宴登场时相比脸色红润了不少的源氏趿着一只木屐,哒哒地晃着走下来,另外边的脚就干脆穿着足袋踩在地面,白色的布料上隐隐沾染了泥土的污迹。

 

“……源?”半藏楞住了。

 

“啊,哥哥果然在这里。”

 

刚脱离了少年的稚嫩,源氏的声音经过变声期后,沉稳了不少,但在暗室狭小的空间内回荡仍显得清亮如雀啼。

 

半藏皱起眉,岛田的酒宴,就算不会拖到深夜天明,也是尽兴方歇,自己耽误的时间再多,源氏这会就来找他也必定是提前离席。

 

他刚想指出源氏的怠慢,就被青年的动作噤住了所有声音。

 

源氏拽过了半藏的衣襟,凑上来撬开兄长紧闭的嘴角,吻了进去。




———————————————————————


……他们在做什么?

 
 

伪装成机械的忍者怔怔地看着他们——尤其是面容相仿的那个青年,仿佛真的像机器卡壳了一般,停滞呼吸。

他一时间还没反应过来眼前发生了什么事情。

 

取得半藏和年轻的源氏信任十分艰难,同时也为了更宽松的监视环境,他假装自己因为受损过重,无法储存更多能量,用长时间的掉线状态降低自己的存在感,从而获得可以独处的机会。

 

源氏今晚查完了那些让他灰心的资料后就在那里静坐冥想——这是他的师父禅雅塔教他的方法,心绪杂乱时,你需要恢复平静,才能做出更好的选择。

 

他的哥哥走过来时,源氏依旧保持着伪装,沉默地看着半藏露出了复杂的表情。

 

半藏不喜欢智械,所以即使他们重归于好,在守望先锋的基地里,源氏也没有和半藏有多亲密的接触,就算不怪罪于这个身体,在源氏的记忆中,他和半藏也是寻常兄弟那般相处,毫无过界。

 

偶尔亲昵的举动也不过是训练之后的拉手和趴肩膀,自他经常翘家后就再也没出现了。

 

所以当眼前这幕透过面甲上的外接传感映在视网膜上时,他几乎以为是饱受摧残的人工产物终于罢工失误。

 

这错误太离谱。

 

——不是真的。

 


→舔一舔,扭一扭,再炸一炸


tbc

=================================

啊,车没开完,但是字数到了,强迫症决定就断在这好了,下章再继续。

本章的爆点其实之前就有提过,两边世界不一样,【】不一样,所以ow源奔4都没亲亲,这边源藏已经本垒……给你擦擦泪啊,gen酱。

其实写到一半的时候,才发现年龄设定有点问题,一开始配合后面的一个设定把半藏写成了20,日本成年的年龄,但开始给轮胎打气的时候才想起来……这样源氏就是17了,在欧美圈来说正好过线,但怕被挂,还是改成源18,半藏21了,这样后面的那个设定就也得改,于是某人被飞天横锅了(。

永夜龙吟通贩和abo的小料一起开,不要去买高价。



评论(35)

热度(3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