污力滔滔 脑洞深深

|放飞自我,雷文一堆,不领粉证自认黑|
|狗血满地,苦练车技,凹凸互攻随心意|

【源藏】左右逢源 04

双源 x 半藏

ow源+青年源 X 少主藏,酸爽修罗场


梗概:ow源失去哥哥后独自去执行一个极其危险的任务,濒死后穿越到平行世界,被少主藏捡回家。

这边的世界还没有智械危机,所以和原来的世界有点微妙的不同。


传送面板→010203


可能的雷点:ooc!私设如山!过去捏造!

本章有一点指甲刀,请放心,后面大家都会HE的。


PS:少主藏和其他人视角下的ow源,因为他隐藏了自己的真正身份,并且在当时的环境下看起来偏向智械,所以在他们的角度描述会出现智械、机械、它等非人类代称,介意的朋友也请及时避雷。




=================================



——如果有一天,你如同往昔千百个无聊的日常那样,漫不经心的虚度着太过空洞的时光。 


面容完美契合的陌生人出现在眼前,用那副残缺的模样向你展示近乎绝望的真相。

 

——最尊敬与爱的人,将会亲手葬送属于你的未来。



你会怎样呢?





他的半身由无机质的冰凉机械填充,却依然保存着属于人类的温暖心跳,在这种近乎荒谬的情景下怦怦鼓动。

 

源氏在瞬间就做出了选择。

 

太过幼稚的不仅仅是尚未找到本心的岛田源氏,他的哥哥,半藏,同样还处于尚带柔软的岁月。

 

——不够决断、对家族与亲人还带着不符实际的虚幻期待,正是可以通过这些裂隙一刀摧毁到底的易折年纪。

 

如果现在他暴露了整个真相,荒谬与怀疑会让这对兄弟率先阻止这个可疑的智械继续污蔑岛田家的荣誉——无论是谁无法容忍地对他动手,出于戒备,事后岛田家族必将彻查到底。

 

当从身上提取出的人体组织证明了源氏的身份,半藏和家族的次子会瞬间陷入无法喘息的漩涡之中。

 

不仅仅如此,那些作用于他身上,超越了同时代的技术也会把矛头指向守望先锋——如果这个世界他们同样存在。

 

哪怕以上只是个虚无缥缈的推测,但这几分的可能一旦发生,占据黑暗世界顶端的岛田帝国和那些曾经帮助过源氏、参与了手术计划的人们将会彻底一同被扯进没有真相的泥潭。


源氏所经历的未来也许称不上美好,却也不可能更糟,而现在他的举动就像暴风雨中的蝴蝶,一个不经意的决定就会影响到许多人。



所以他不能,也不可以,直接摘下面甲、把一切都说出来。

 

至少现在……还不是时候。


源氏嘴里弥漫苦涩而腥咸的味道,大概是部件中渗漏的机液漫延了过来。他小心翼翼地调节着和肢体相接的几处可以拆卸的外甲,将它们从内部紧闭,以防半藏或者他自己意外触碰到外侧的开关,暴露出属于人类的部分。


 

半藏的注意力都在缓步下来的源氏身上。

 

源氏身上还穿着校服——半藏只在国中时被放去接触同龄人两年,之后便彻底转为在本宅接受各种指导并开始经手部分家族产业,而源氏则在岛田家主、他们的父亲允许下,继续混到了高校。

 

他的忍术技巧让那些长老也无话可说,继续留在毫无用处的学校在他们看来不过是少年人爱玩的心性作祟,鉴于大名和少主愿意在他前面顶着,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随源氏去了。

 

而获得“特例许可”的源氏却也不是标准的学生该有的样子:配套的领结早就不知道丢在哪里,衬衣皱皱巴巴,松散的塞在西裤上面,一侧的下摆甚至直接露在外面,年轻人初显轮廓的腹肌隐约可见。

 

“哥?”

 

显然源氏没想到半藏会在这里,他最近在外过夜的次数多了,有时连续几天也不回岛田本宅。

 

因为前两天下雨,他稍微有点感冒,才难得老实待在家,昨天便又借口上学在外面浪了一天,这会儿直接进门怕被人发觉,就先溜回小屋里休整一番。

 

没想到竟然在这里碰上了半藏。

 

“那群老头子又……?”源氏下意识以为兄长又是被派来抓他的,刚想习惯性向半藏求饶的时候,被半藏这幅持弓的模样吓了一跳。

 

“等等,哥哥你来真的?”

 

“如果你的眼睛还没被外面游戏厅的灯光晃瞎就该看清楚我手里的只是……”

 

半藏眯起眼,停住了话头,看向源氏没有领结束缚的学生衬衫领口。

 

一个还算完整的唇印,今夏的新品,调皮而魅惑的小恶魔款,带着甜腻腻的珠光印在那里,连同淡淡的、不应该出现在男人身上的甜橙味儿的调香,清纯当中暗含着占有的暧昧。

 

“我该说你的品味还算可以吗?”半藏说,他面容平淡,嘴角倒是扯起了一个无可挑剔的微妙弧度:“啊,毕竟也到了这个年纪……下次带回来看看吧。”

 

“什么?!等、等下……这是什么时候蹭到的?”

 

源氏嚎叫了一声,扔下手里拎着的便利店袋子,扯着自己衣服使劲蹭着那块浅淡的红。

 

从装着便当的袋子里掉出的几听罐装啤酒摔在地上,其中一个甚至滚到半藏脚边,轻轻地撞在了木屐上又瑟缩着滚回旁去。

 

半藏低头看了眼,加重了语气:“你在外面学的?”

 

“呃……”

 

“这些东西……不如去家的族宴会上喝个够如何?”



一旁已经被完全忽视了的忍者十分茫然,他尴尬地看着过去的自己像只雀跃的雏鸟,毛绒绒软绵绵的讨好着生气的兄长,甚至十分老实的交待认错,双手合起向半藏保证自己不会再这样邋遢的回来。

 

虽然这个房间他是有印象的,可根本没有放肆置办成这样随半藏进出。而这里,他看见自己的兄长活生生站在眼前,虽然是在教训源氏,但他能感觉的到此时的气氛算得上轻松了。

 

和他当年的处境似乎发生了微妙的不同。

 

年龄几乎是现在的岛田次子一倍的源氏开始思考究竟是哪里出现了偏差。

 

十七八岁的少年有着大把可以挥霍的时光,在月色中踏着落满樱瓣的砖瓦高墙,仗着还未足够健壮的羽翼跃出牢笼,丝毫没有预测到自己将会踏上陌路,折入深渊。

 

源氏的记忆没有出问题——在一系列手术当中,齐格勒博士十分小心体贴的注意着他的每一个反应。虽然脸上的伤痕看起来有些可怖,但比起四肢躯干,源氏的头部几乎没有受到什么永久性的损伤。

 

最初针对源氏的治疗方案并不完善,那副贴合他战斗习惯的机械外甲还未设计完成。而这时守望先锋内部的弊端初现,部分特工认为拯救一个已经脱离时代的忍者毫无用处,这些经费资金应当用在更合适的地方。

 

在他们争论不休的时候,源氏被暂时搁置,但为了维持住他的生命,只好先利用纳米激素加快伤口的愈合,源氏就是在这种精神清醒,而四肢近乎失去功能的情况下醒来的。

 

理所当然的,活下来的源氏接受了交换条件。

 

但,为了使他恢复战斗能力甚至变得更强,就需要再次割开他的身体,将刚长好的皮肉分离、让汇聚了当代最尖端的科研者心血的智慧结晶覆盖曾经断裂的骨骼——这种感觉有点像源氏小时候听家中曾经用来惩罚背叛者的刑罚,烧成通红的金属将骨头一点点烤化一样。

 

最可怕的是脊柱接上纳米纤维复合的仿生机械以便维持躯干时,源氏连选择忘掉这种痛苦的选项都没有,为了最佳效果,不能使用麻醉剂,他必须保证全程的清醒,以便他体内植入的那些辅助机械关节能够完美链接神经。

 

他们在他断掉的肋骨下用特殊金属撑起胸腔,好让他的心脏更有效率的供给那些附加的电子神经和人工血管。

 

源氏几次都游走于器官衰竭的危机边缘,心悸和噩梦更是日夜与他为伴。躺在手术台上半梦半醒中,那些美好或者苦涩的记忆却没有被丢弃。

 

源氏不会忘记。

 

他的记忆没有出错。

 

——如果这是个不同的世界呢?

 

人的一念之差,能衍化万千不同。

 

谁也不能保证每一件事都那样循规蹈矩,假如源氏的推测正确,这个世界在细微的旁枝末节已经和他的时空不同,那么他就有机会干预一些别的发展。

 

比如自己的遭遇,比如……兄长的结局。

 

只要稍加干涉,那样的未来就有转机。

 

他需要一个合理留下来的身份。


 

也许转移兄长的注意力是个不错的方法,被半藏逼问得节节败退的源氏侧头就看见了放置在角落的破损智械。

 

“……这是什么?”

 

谢天谢地,半藏终于放过了他的浪荡行为,简单的把之前的事跟源氏说了一遍。

 

受家族和兄长的影响,源氏对这些机械的态度倒是站到一起,很少有的不像普通年轻人觉得智械炫酷时髦。

 

半藏很少对这些东西感兴趣,既然没有在第一时间处理解决掉,那么就足以说明半藏是十分在意这个来历不明的智械。

 

“它的发声器大概坏了……”源氏稍微了解后就得出了结论,转身去翻他那堆收藏,“或许这个可以暂时解决问题。”

 

那是个不大的投影游戏终端,上面自带一个可以手写输入的日志板块,他将这个丢给了看上去有些不知所措的智械。

 

“不错的主意,”半藏说,“你在这方面还是有点用处。”

 

“如果你细心点儿就会发现我一直如此,哥哥。”

 

源氏有尾巴的话现在一定是摇晃着翘起来的。


 

强迫自己不去注意这对兄弟间的互动,把自己伪装成智械的源氏正在用全部的演技来获得一个可以在岛田家留下来的身份。

 

加油,源氏,毕竟你去好莱坞那么多次,总有些收获的。

 

他沉闷着给自己鼓劲,然后在那块终端上用完好些的左手慢慢写着。

 

「请放心,我不会伤害你们——」

 

源氏半真半假的讲述着一个可怜的、被派来岛田家完成任务,却被中途截杀的智械,至于目的嘛……

 

「……我的系统已经被摧毁了90%,这使我失去了大部分记忆与资料,我遗失了所受到的命令。」

 

“所以你残存下来的意识表明你并非被派来杀我或者破坏岛田家?”

 

半藏出声问道,在他们道上的人稍微有点脑子就看得出来岛田对智械的排斥,如果是传递消息或者别的什么也太过智障了。

 

「不。」

 

源氏在终端的投影屏上划写着,他竭力让自己表现的像个在编程下实话实说的机械。

 

「我的任务目标为——」

 

「岛田半藏。」

 

一味表示友好和无害不能取信与眼前的少主,这种将自己推到危险边缘的做法或许更能引起他的兴趣。任务目标的范围缩小到本人,而不是岛田家,这就给了半藏不考虑家族利益的理由。

 

而在旁边原本漫不经心的少年源氏,看到这两行字时绷紧了身体。

 

“你的漏洞太大了——什么‘目标是岛田半藏、却不是来杀他’,”他的指尖不知何时已经夹着一枚手里剑,蓄势待发:“……难道是来当靶子的吗?”

 

少年人脸上还带着这个年纪特有的未长开的稚气,却在此时蒙上一层黑道大族生来就埋藏于骨血的杀意。

 

“上一个胆敢对我哥不敬的人,已经吊死在他家族的门口了,你要试试看吗?”



啊……好耻。

 

看着正在实力表演中二的年轻灵雀,源氏差点捂住脸了。



——他一个能打十个这样的自己。

 




tbc


=================================

哈哈哈哈,麻雀源也挺可爱的啦,结果大家都是支持ow源的吗?——来自上章的评论所想,所以这章给他也加了点戏份,虽然是很……的。

这章铺垫了一个点,已经被我剧透的阿肝表示很震惊wwww


今天的我依然走在随时会被打的路上(。)






评论(49)

热度(4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