污力滔滔 脑洞深深

|放飞自我,雷文一堆,不领粉证自认黑|
|狗血满地,苦练车技,凹凸互攻随心意|

【源藏】左右逢源 02

双源 x 半藏

ow源+青年源 X 少主藏,酸爽修罗场


梗概:ow源失去哥哥后独自去执行一个极其危险的任务,濒死后穿越到平行世界,被少主藏捡回家。

这边的世界还没有智械危机,所以和原来的世界有点微妙的不同。


传送面板→01


可能的雷点:ooc,私设如山,本章提及ow世界之前的刀。


请放心,会HE的。




=================================


湛如青海的巨龙发出了震天的怒吼,虚影的鳞爪纤毫毕现,恍若神话之中的龙神降临,周围的空间都被扭曲出一串电闪雷光,光耀绚烂。

那人持弓的左臂已经鲜血淋漓,纹身都被沾染成污脏的暗红,最后的招式耗尽了仅剩的余力,他背对着自己兄弟,仍像伫立的黑松一般挡在前方。

 

世界轰然分崩离析,残余的图景撕皱成黑白碎片,化为虚无。





源氏蜷缩在带着苦闷雨水味道的油布下面。

 

之前惨烈的战况导致记忆都有些混乱,甚至记不清自己是如何被抓住带至此地,未及时得到护理修复的智械身体让他晕晕沉沉。

 

源氏已然并非完整的人类,可也并不能像真正的智械那样过活。守望先锋们尽可能的保留了他自己的器官,只要他想,仍然可以感受各种痛觉和快感。

 

相对的,他活跃的大脑让他不至于因为缺少能量而彻底成为一堆废铁,但这并不意味他会有多好过——各处的破损像一个经历过各种艰苦卓绝战事的老兵在夜里呻吟,连绵不绝的刺激着神经。

 

智械改造的时候原本可以彻底断绝掉这些知觉,但齐格勒博士认为比起一个冰冷的杀人武器,更想让源氏能多少感受到他还“活着”的事实。

 

——只要活着,就还有希望,还有未来。

 

那时的他无暇顾及这位悲悯的天使所希冀的愿望。这些多余的考虑使得整个手术的难度和阶段被拉高了不少,那段时光,躺在手术台上盯着那盏刺目的顶灯挨过长达十几小时甚至两三天的时间几乎成为噩梦;术后各处的痛楚和排异反应尖叫着提醒着他兄长身为始作俑者给他带来的地狱,促使源氏挥舞着刀锋,将那些无法诉出于口的话语碾碎成青龙的业火。

 

这些稍显幼稚的回忆源氏原本以为会消逝在尼泊尔的神庙里,他最终会成为一位强大而睿智的武士。

 

也许是修行不够,当半藏怀抱着岛田的荣耀纵容战死的时候,源氏选择了追寻兄长的步伐,无视守望先锋们的劝阻,擅自接取了那个近乎有去无回的任务,把胜利留给了同伴。

 

他以为会真正进入死亡,就像半藏认为亲手杀死兄弟的那些年,陷入永眠,然而,他还活着。


 

源氏尝试挪动着,最后因为没有多余的能量支持,不得不放弃这个愚蠢的想法。

 

这里是一个还算干燥的小仓库,比杂物间大不了多少的空间让透气窗并没有安在视线不可及的高处,木质的结构也没有多少隔音效果,外面的脚步声、交流声时不时传进来。

 

头部装置的外部镜头还算勉强在工作,这会儿能透过窗户看到外面飘散的樱霞。

 

……这里是花村。

 

暂且不考虑到底是哪个组织势力这么无聊的跨过了大半个地球把他从那个已经被搅得底朝天的黑爪基地抓回了花村,单靠这丝毫不专业的禁锢手段,源氏一时半会也没想明白这到底是敌是友。

 

一块被雨水打湿后也没处理、快要发霉的破油布即使是最邋遢的智械也会嫌弃,几条铁链像随便锁了部机车一样缠着——源氏突然想起了半藏死后那段时间托比昂看不过去想给他来几锤子,并形容自己的那句“看起来像个被主人抛弃的、快要报废的烤面包机”。

 

不过重点不在这,源氏默默地聆听着仓库外的声音,他已经确定这里就是他原来的家,岛田的大宅。


 

他们兄弟先后离开岛田后,曾经属于家主半藏的势力被打击得一蹶不振。这个庞大的黑道帝国经过一系列动荡之后,狡猾的长老们放弃了争论不休和暗地里的自相残杀,改为各自扶持旁系的族人,勉强维系着明面上的地位。

 

被源氏和守望先锋或明或暗逼迫着将势力范围缩回日本本土,一些坐不住的人甚至想放弃传统的荣誉与黑爪合作。得到风闻的半藏还为此回去了一趟,用弓箭将那几个挂在了岛田家的大门上,这才让他们安静了点,但从此也算和半藏撕破了脸,以至于半藏每年回去祭奠都要鸡飞狗跳半宿。

 

从外面穿进来的声音让源氏捕捉到一些重点——“少主”,这个词在那些人交谈间被提及,源氏面甲之下的眉头轻轻皱起。

 

这不合理。

 

除了明面上死亡的源氏,整个岛田家在半藏死亡前,无论是哪个旁系都没有光明正大夺取家主之位的资格。

 

原因无他——只要神龙还盘踞在半藏的身上,他就是岛田家不容置疑的主人。妄图与黑爪合作以便夺位的那个叛徒就曾经叫嚣着要半藏自斩左臂,放弃庇佑,这样他才有机会真正掌握家族。

 

即便是他的哥哥去世,血统精纯的一脉断绝,可这事几乎还没传开,那些旁系也是无法这么快速顺利的继承,所以这个“少主”是哪里窜出来的?难道在他不知道的时间里,花村又发生了什么吗?

 

而且这种囚禁方式……也太幼稚了。新上位的主事者们抛却了陈规旧矩,岛田城内也引进了最新的智械守卫,他们应该明白这种程度的看守简直是在胡闹。

 

还没等源氏多想,便有人接近了这里,绿色光源闪烁了几下,安静的熄灭以伪装成普通失去能量的机械。

 

两个人打开了门锁,边走进来边交谈。

 

“真的要这样做?”

 

“趁着……之前,还是解决了比较好,我总觉得不放心。”

 

“少主那边怎么说,他的命令……”

 

“我会亲自去领罚,这个智械——我从来没有见过这样型号,哪怕靠新兴技术起家的那几个家族也没有……”

 

这个男人的语音带着一些焦躁,浓浓的杀意透过空气传来。他的视线凝聚在这一团油布上,作为少数几个了解相关知识的人,他思来想去,决定还是先行处理掉这个隐患比较稳妥。

 

源氏平静的伪装下面有点惊愕,不是因为他们在讨论自己的下场,而是这个声音十分耳熟。

 

父亲在世的时候,也是为兄弟俩好好考虑过的,沉着稳重的长子作为继承人,便为其早早预备了忠心的部下为其铺路。次子源氏心思并不在此,派去身边的人也被放置,老家主叹息了一声,就随他而去了。

 

在半藏身边最为得力的部下是广崎隆一,他家服侍岛田已经有四代了,作为这一代的长子,从出生便注定要侍奉岛田的家主。因为比半藏稍长几岁,所以凡事都像大哥似的替他操心,更无法接受源氏这种给兄长抹黑的弟弟,两人互相看不顺眼,私底下也互有摩擦。

 

后来源氏重伤,半藏出走,广崎也没能活多久便死于家族内斗。

 

只是这个声音显得十分年轻,源氏还在回想难道是广崎的后代或者兄弟什么的,就被接下来的话震得差点冲出去。

 

“这不管你的事,半藏少爷那边我会去解释。”广崎对着同伴说道。

 

“可是少主说了先放着别动手,等安德森先生从外面调回来再说。”另外一个部下明显要拘谨的多,他惴惴不安的提醒:“……半藏大人不喜欢我们擅自行动。”

 

“来不及,如果这是敌人的阴谋,或者它的系统里写了自爆程序……好歹在少爷接触前,把它拆了。”

 

广崎掏出带着消音器的手枪,将地上的链条踢到一旁,掀开油布,对着靠在那里的智械开了几枪。

 

耗费巨资特制的外甲不是普通武器所能穿透的,只留下了几点不甚明显的刮痕,广崎眉头皱得更厉害,他以一个防御的姿势走近,一脚压制住智械的右腿,就要把枪管顶着它的头部射击。

 

“你们在这里做什么?”

 

半藏站在门口,因为刚结束练习,衣着还未换回去,穿着一侧绣着家纹的笼手,左边则露着干干净净、尚未纹上神龙的皮肤,在雨后稍显湿润的空气里氤氲着朦胧的水汽。

 

年轻的少主杵着长弓,正在脱离稚气的面容上已经有了威严的气势,一句询问的话语却也让广崎他们即刻停手低头。

 

距离这个残破的智械被带回岛田家已经两天,不是半藏刻意忽视,而是真的很忙。

 

向父亲汇报,安抚长老,替上蹿下跳的源氏收拾这摊子烂事……同时还不能放松自己身为继承人的功课,十几岁的少年身体再结实,也实在没有多余的精力去处理这一个弄不好就要引起岛田家波澜的智械,只好先叫人把那位智械设计师调回本宅,再好好调查。

 

半藏在进行弓道训练时敏锐的注意到了部下极其不自然的提前离开,虽然很清楚广崎他们不可能做出什么背叛的行为,可是一种奇怪的感觉已经萦绕在心头。

 

跪坐在一旁教导少主练弓的老人轻咳了一声,半藏才回神过来。

 

弓射之时,心有杂念已是大忌,半藏微微低头致歉,向师父行礼后便直接离开了道场。

 

果然,他们在这里。

 

“你们在干什么。”半藏又重复了一遍。

 

“…………”

 

还未等广崎开口,岛田家的少主便引弓搭箭,动作迅速漂亮,和礼射注重的仪式感不同,半藏几乎在瞬息之间就完成了这个可以夺人性命的动作!

 

以为半藏要亲手处决违背命令的部下,旁边的人被这惊人的气势吓得一下子跪了下去,而广崎则猛然看向手边的智械。



智械绿色的电源光圈黯淡,时不时冒出点火花,它怔怔的盯着半藏的方向,似是要努力站起来的摇摇晃晃。

 

“……嗞……ha……”

 

机械的声音断断续续,损坏的发声器让语句的意思难以表达,智械像是在努力调整一般竭力发声。

 

半藏用眼神示意部下闪开,他拉弦的手臂端得更稳,蓄力待发,箭头直指前方,以一个进攻的步伐不断靠近。




“你的主人是谁?”

 

“擅入岛田的领地有何目的?”

 

而源氏无法回答。

 





tbc


传送面板→03

=================================


源,酸爽吗?(被shift)


不知道大家喜不喜欢走剧情,感觉离到酸爽到床上还有几章的样子。

这里私心的让少主藏还没纹身,这种事让ow源看着一点点纹上去才比较好开车呀。

下章尽量让少年源出来 > <





评论(32)

热度(5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