污力滔滔 脑洞深深

|放飞自我,雷文一堆,不领粉证自认黑|
|狗血满地,苦练车技,凹凸互攻随心意|

【泉扉】未来永劫 04

逆转梗,宇智波为战胜方的if世界。

cp:泉扉为主,本章有斑柱。


抱歉我ZZ了,半夜写完后直接在客户端保存的仅自己可见的那篇里提交,忘记改回普通发布了,一觉起来看到评论整个人都2了……我错了!现在已经改回来了!


依旧是本章可能的雷点:……疑似PY交易(。)的描写,斑柱的独轮车


▲第三章请戳我


================================= 


04 兄弟



处理完手头要紧的工作,将未来几天需要复议的规划内容封存好,扉间放下笔,揉了揉印堂,把文件交给了旁边等待已久的忍者。

 

宇智波火核微微侧身:“辛苦了,扉间大人。”

 

“我回来之前,这些就麻烦你们了。”

 

“其实……您可以直接向泉奈大人……”像是突然想到什么,火核停顿了下,“抱歉,是在下失礼了。”

 

白发忍者对此毫无反应的站起身,并没有受到影响的点点头,身形微动,人影扭曲微闪,借由术式消失在房内。



================================= 


千手与宇智波停战刚过一个年头,共同建设的村居却已成雏形,各处仍见人们有条不紊的敲敲打打,建筑用的木材和砖瓦整齐堆列在路旁不影响通行的地方。

 

对于这个年代的普通人来讲,现在的速度已经十分不可思议了,各族的忍者协力出手,将这个曾经广袤的树海开辟成现在初具规模的忍村。一些迁居过来的平民畏惧而好奇的偷偷议论那些神奇的忍术是如何烧尽荒草,引导河流,土墙一夜之间拔地而起……最初到达的那批人有着更多的谈资,上层精英们的大型忍术开荒时声势场面浩大,现在却是用不上了。

 

扉间走在路上,这里距离村中心不远,因为办公区域他还算是有用时空忍术的权限,而接近宇智波族地的、特别是宇智波斑的居所附近,就禁止使用任何忍术了。


避开结界对他来说并非不能,但没这个必要,这条路已经走得十分熟悉了。




说是宇智波斑的一个人的住宅也不尽然,这个几乎快要到他们族地边缘,却无比靠近未来火影楼的宅子内还有着另一位主人。

 

外人看来,这似乎是两族相处融洽的证明——毕竟再也没有比两位族长都住一块的行为更亲密的事了。只有极为少数的几个人知道这里面的内幕,扉间停了一下,敏锐的感知到暗处的守卫将视线扫到他身上,随后确认出身份便又恢复了安静。



刚才桃华给他传了消息,柱间昨晚偷偷跑去了村子新开的赌坊,今天似乎又出了问题,桃华去报备事务的时候被挡在门外,听着有些鼻音,扉间赶文件的手一抖,差点把纸扯皱。

 

虽然对兄长作死的行为很想说教一番,说到底也是明知道自己的毛病还偏偏出去乱跑,千手柱间现在不比往常,血继病带来的影响不是一时半会就能消弭的,特别是……他现在还需要宇智波斑才能减缓那些不受控制的查克拉。



这座宅院简洁雅致,佣人也只有特定的时间过来清扫,旁者也没那个胆子来触宇智波斑的霉头;公事都在还未彻底建好的火影楼周围的办公区域处理,这里倒是个修养的好住所,并且距离千手族地不远,如果有事赶过来也只需几分钟。

 

扉间对斑再有提防,也不得不承认这里真算不错了——虽然最好是搬回千手族长宅,可让斑没事就往千手跑也总有哪里怪怪的。



 

“大哥,是我。”



扉间在那扇门前停了一下,听见里面衣料摩擦的声音,随后他的血亲兄长略咳嗽了两声,回应道:“……扉间啊,进、进来吧。”

 

室内因为柱间的喜好摆着许多盆栽散发着淡淡的草木香气,样子虽然长得旺盛却也没有过分的异样,看来柱间的查克拉并没有恶化。



撩开室内的帷帐,扉间愣了一下,斑站起来看了他一眼,淡定的向他打了声招呼。


“扉间。”


“……”


宇智波斑慢条斯理拉紧手套,又看了看床上的好友,语气挺平和,他说:“那我先出去。”


“……好。”千手柱间反应慢了半拍,等人经过扉间身侧才反应过来。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扉间皱着眉撇了眼那个男人的背影,觉得刚刚的气氛十分诡异,难以言述的违和感让他走到柱间旁边时,看着大哥的眼神也多了几分探究。

 

“我没事……”千手柱间尴尬的在视线里动了动,将被子拉得更高。

 

他原本是躺在床上的,现在背后靠着一个松软的垫子,让他足够舒适地半坐着跟扉间谈话,难以想象宇智波斑温柔待人的模样,扉间打了一个冷颤。

 

“……”

 

柱间的脸色微红,大抵是有些发热,额头渗出些薄汗,眼圈地下也有着轻微的暗影。扉间眯起细长上挑的眼看着柱间——现在还是初春,夜里还凉,晚上就算多披件羽织也是单薄,这人到底知道不知道现在是个什么情况就……

 

“等等、扉间……”

 

扉间伸去摸大哥额头的手竟然被柱间侧身闪了去,两人俱是一愣,随后柱间哈哈的挠挠头,不好意思地老实向弟弟承认错误。

 

“真的,我就去了半个时辰就被抓包了!然后早上打了几个喷嚏而已,真的没什么。”

 

“……大哥你知道就好,”扉间面上也没有丝毫尴尬,十分自然的缩回手,就像以往不知道多少次抓到柱间偷偷溜号那样,明明是弟弟,却也能说得柱间抬不起头。“在族里时就罢了,你这不改,宇智波斑能忍住没给你一个豪火球我都惊讶。”

 

听说还是斑亲自去把柱间抓回来的。



“哈、哈哈哈……斑是……”

 

“是个温柔的人。”扉间淡漠的接口,这种话他都听了多少遍,每次都想拽着他大哥的肩膀猛摇,千手家哪来的这么厉害的瞳术,看人能产生这么大区别,说出温柔这个词他都觉得胃坠了坠。

 

柱间纯黑的瞳仁发亮的闪了闪,老实投降。

 

“……我要离开一阵子,族里我都安排好了,你身体好点再说也没影响。”扉间低头摆弄着桌子上的小盆栽。

 

“是任务?”

 

“嗯,桃华刚才想要通知你,我想着还是来一趟比较稳妥。”

 

“这样啊……”柱间惊讶的看着弟弟,扉间肯这样说就说明这个任务的级别很高,并且离村的时间绝对不短。

 

现在木叶初建,而名字和制度才刚向大名报备不久,正式的文书都还没下来,这也是个扯皮的大事,这些柱间也很清楚,他身体并非一直这样需要静养,只是前阵子又消耗了不少精力,关乎村子的事物处理基本上都是他和斑共同参与的,扉间和泉奈这种二把手自然是给那些大框架具体构造规则的不二人选,现在需要扉间离村,那说明这个任务需要足够稳重的人选。



“明天就走?”

 

“嗯。”

 

他们又沉默了下来。

 

扉间看的出来,柱间明显不在状态,好几次眼神都是飘的,他着急也没有用,扉间强行按住自己快要散出去探查的查克拉,深呼吸后点头起身。



“我先走了,明天出发。下午还得去调人手,这次关乎大名手下的重臣。”扉间话头一顿,“……大哥。”

 

“嗯?”

 

“没什么。”



看出柱间确实不适,扉间收了声,他看着大哥比起之前再怎么养也还是略显消瘦的脸颊,健壮的身躯躺在宽大的床上空荡荡的,心头紧缩,一股憋涨的怒气在喉管爬上爬下。

 

“那我回来再过来,大哥。”




================================= 


宇智波斑在廊下站着,听到障门拉开的动静,还有点惊讶。

 

他并没偷听兄弟俩的交谈,但照往常扉间数落,柱间老实认输的状态他们怎么还得再聊一会儿。

 

看着扉间从屋内出来,斑不动声色靠着廊柱把玩手里的落叶。



泉奈此时却恰好走进院子。


扉间提鞋的动作一僵,但很快就像什么也没发生的那样,穿好鞋子,向外走去。



“哥哥!”


泉奈打招呼,他慢条斯理的和千手扉间擦肩而过,嘴角翘起,脑后束着的长辫发稍掠过了对方的肩膀。


交错的一瞬间,几不可闻的唇语恰当好处的让扉间捏紧了手指。

 

“……晚上……”



扉间沉默着微微点头,走出了这处宅院。






 

轻轻敲了自己弟弟的脑门,斑露出外人少见的笑容,兄弟俩说了一会话,他突然想到什么,对泉奈说:“……别太过火。”

 

没等泉奈回应,斑又失笑的替泉奈理了理有点乱飞的发尾。

 

“哥哥?”

 

“没什么……”



================================= 

斑柱道具play,慎



================================= 


啊,这章卡了好久,打了又删,字数倒是凑够了,但是总觉得想写的那种狗血气氛还不够(什么鬼

因为字数的原因斑柱拉灯了以后会补上,下一章就是夜里的泉扉啦。


每次更新都担心被揍啊……


评论(44)

热度(1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