污力滔滔 脑洞深深

|放飞自我,雷文一堆,不领粉证自认黑|
|狗血满地,苦练车技,凹凸互攻随心意|

【镜扉】一个镜扉的甜豆腐脑·上

抱歉,司机临时有事,而且还超载了。

接[一个黑漆漆的脑洞]那篇的背景,千手宇智波联姻,门间巨巨是beta。

不同的是这个脑洞会是世界都HE的甜文,大家都好好活着。

分为单独的镜扉和泉扉两篇,同一个梗的两种可能。

看过黑漆漆的脑洞就知道我的萌点很惊奇,虽然没啥限制内容,但还是请慎而再慎。

以上。

============================================

============================================

本篇镜25岁,扉间巨巨……is watching you。

两人正式结婚一年多。



应对婚内危机的方法·上

 

 

宇智波镜刚赶回木叶没多久,就觉得气氛不太对。 

或者说,看到守大门的是他那倒霉队友、一脸阴郁的志村团藏和还拿着扫帚苦哈哈扫大街的猿飞日斩时就觉得有什么事情在他外出任务时发生了。 

看见镜回来,猿飞扔了扫帚刚想对他打招呼,就被团藏拉住手臂,摇了摇头,“镜,你先别去火影楼。” 

虽然不知道出了什么事,镜还是十分礼貌的点头示意,根本没往自己身上想,能有什么——从来被罚劳动服务的都是猿飞日斩以及次次被拉扯进来的团藏好不好,他自己可是完美的好学生。 

咳,现在也是一个完美的好老公。=v= 

 

不顾自己刚在风之国吃了一个多月沙子,身形一晃,就朝着日思夜想的那个人的所在走去。不过走到这边附近就觉察出有点不对劲了,所有忍者都比平常速度快了一倍以上的速度在行动,平时会停下来闲谈的那部分人现在也跟打了鸡血似的神色匆匆,偶尔传来看向宇智波镜的视线倒是不约而同的尴尬。 
   
不过好在这些都算是扉间的直属部队成员,其他非亲信的忍者似乎也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事,只能默默在这种紧张的气氛中格外有效率地完成手头的工作好离开这里,连往常那几个最有存在感的alpha都老实的喷了抑制剂让自己的信息素安静如鸡。

确信自己并没有收到例如哪哪又和木叶开战了或者自家那个老祖宗宇智波斑和心大似海的大舅子千手柱间又双叒叕在什么小国放飞自我搞得地动山摇的情报,镜一时半会想不到还有什么能让扉间发火的。二战都打完了,惹事的那几个忍村能打残的都打断腿了,二三十年内别想喘过气来。 

 

水户门炎抱着一沓文件从楼梯上走下来,看着莫名其妙的宇智波镜,咳嗽了一声:“……回来了啊,那啥,你上去的时候小心点。” 

“老师的心情……不大好。”并排走过来的小春倒是直截了当的说了出来,不过那副看他的表情是怎么回事啊!

“……谢了,回头我请客。”

他像往常那样微笑着,看这样子真是自己惹的?不会吧,自己从小到大还真没干过什么坏事——结婚前那次不算,他可是宇智波族里人缘最好的,千手和日向家的妹子都能对他笑,对于一个宇智波来讲已经是了不起的成就了。

 

木叶情感中心问答热线友情提供: 

问,老婆很生气怎么办,我根本没有惹他。 

答,不管是不是你的锅,这种时候老实跪手里剑就对了。 

 
 反正老师生气了,自己好好表现老实承认错误就好,这种问题镜次次都能拿满分,所以在上楼推门的这短短不到两分钟内,就把那些忧虑抛到了天边。


“上忍宇智波镜前来报告。”

“……”

“…………”


卧槽这么快就回来了?!火影室内帮着扉间搬运文件的秋道取风手一哆嗦,本来按路程计算的话,宇智波镜怎么还得再晚几天才回来。这么放人站外面也不是回事,他看了看毫无反应继续签着公文的二代目,只能勉强开口:“那个、镜啊,进来吧,老师正在忙呢。”


镜推开门,低头老实的按照规矩把这次的任务结果大致说明了下,明明朝思暮想的人就在眼前,进来的时候看见那堪称标志性的毛茸茸大领子就想冲过去抱住,但这是在工作场合,要、忍、耐!不过就算私底下,镜依然对扉间十分尊敬就是了,结婚后也没改口,两人相处时也多称呼扉间为老师。

“……任务目标已就地处决,以上。其余被控制的O已交由风之国的相关机构处理,部分还留有毒素的被砂隐村的医疗忍者照顾着,具体的资料在他们研究过后会派人送来。”

报告完毕后,镜看着桌后的银发火影,桌上一摞摞文件堆的快像小山一边高了,有些甚至还堆在地板上,怪不得要秋道来,但这么多是怎么回事,行政部的人都是吃狗粮的吧,就算火影是千手一族的这么耗也是会累的好吗!心疼自家老师(婆)的宇智波镜满含期待的看着扉间,等着他开口把自己留下来帮忙,然后赶紧处理完这些麻烦的公文就可以一起回家啦~


“好了,退下吧。”二代目大人头也没抬的给了他致命一击。


诶?


诶!!!


等、等等——



“……这是任务卷轴,我……”


镜表示自己还能抢救一下,使出了杀手锏。从腰后取出来详细的报告,这次任务因为涉及到一些扉间研究的方向,所以在出发前就交代好了不走普通的交接流程,直接上报火影。

把卷轴放桌子上的时候,半袖下的手臂露了出来,一看就知道单手临时凑合绑的绷带已经有些松散,上面还蹭着一些灰褐色疑似干枯血迹的污渍也不知道几天没换过了,透着一股淡淡的铁锈味,因为手臂的动作,甚至从中掉出来的几粒沙子更是疑似风之国特产,让人不由得怀疑这人到底是怎样的日夜兼程才硬生生缩短了将近一半的时间赶回木叶。

宇智波镜这么做的那叫个自然,看不出一丁点刻意,这怎么能说卑劣呢——这是战术!收回手的时候还不好意思的笑笑,就等着他的老师一边嫌弃他弄脏桌子,一边赶紧扯过来给他清理伤口换药,然后今天会提前结束工作。


——但是很可惜,现实毫不留情地抛弃了他。

“放下,你可以走了。”


“…………诶?”


“………………”


这短短几天就掉了好几斤肉的秋道取风已经眼神死了,虽然说一脸被世界抛弃了的同伴是很可怜,但自己这种被无辜牵连的吃瓜群众更想哭耶。


让你平时秀恩爱闪人眼,把的老婆还是影级忍者、自己的顶头上司,这下好了,夫妻有矛盾怎么办,打?你可以试试飞雷神够不够快。吵?火影大大一句话就有十几个暗部跳出来把你送去拷问部。讲道理?呵呵,心情不好的时候无论ABO都不想听好不好这是真理——现在流的泪就是当初脑子进的南贺川的水!


说起来,镜这家伙当时一声不响地翘了千手家的墙角真是吓死他们这群弟子了,扉间老师居然也答应了只能说是真爱了吧,没想到爱情的小船它说翻就翻。


理想抵不过现实大抵如此了吧。知道内幕,或者说当时就在现场的秋道同学突然无师自通了哲学。


推着走不动道的队友出了火影办公室,看着还在小声颤抖喊“老师……”的镜,秋道也叹了口气,他斟酌着字眼说道:“你先回去吧,这边都加了三天班了,现在老师也没精力和你谈。”

 “……和我有关对不对?”眼都红了的镜咬着下嘴唇,“可我出去一个月,什么都没做,怎么会——”


你不会,又不代表你家族不干傻事,秋道取风差点就秃噜了,只能咂咂嘴,从兜里掏出了一小罐可以当零食的改良兵粮丸塞到镜怀里劝慰:“……反正你先回去休息,这次辛苦了,一周的假期,正好放松一下,好好吃点东西,瞧你瘦的,光剩这对儿大眼了。”


那一族怎么就出了镜这么一个,宇智波的骄傲和心气都能为了别人扔进土里。


看着脚步虚浮,面色惨白到一点都没遮掩的镜像浮尸似的一路荡走,秋道取风头都疼了,完了,这下扉间老师和镜吵架夫妻不合的流言彻底坐实了。说起来现在赔率还真不错,要不要来赌多长时间和好呢?千手家的小姬样好像直接压的离婚吧……好可怕,镜你看到了可别哭出来。




没有回宇智波的族地,镜和扉间的婚事没有大办,甚至可以说偷偷摸摸的就搞完了,迟钝些的到现在还不清楚他们的Beta火影和他的弟子搞到了一起。


前族长宇智波斑倒是很阔气的指了一个格局很好大宅子给他,淡定地说族里连墓地都给扉间留好了,让他不要客气,感受宇智波一族的爱与温暖。镜转头就拿着攒了十几年的积蓄在木叶外围安静的地方买了房子,反正他是孤儿顶多被长老说几句,留族里让老师天天看族人各怀不同的眼色吗?


那边附近住的大多是平民和不喜欢热闹的老人,几乎没有年轻的AO,出门不远就是河流,老师那时候很喜欢带着当时还小的几个学生去那边抓鱼,名义上是训练,烤鱼时扉间心情就会格外的好,镜一直记得。


房子是和式的,屋内庭院有棵樱树,搬进之前被雷雨劈成了黑漆漆的死木,镜原本想偷偷移植棵五针松来,这种沉稳的常青树木应该不会出错吧。结果挖坑的时候正赶上扉间过去,被拦了下来。平时院里杵着个枯树是挺诡异的,但秋冬草木凋零的时候,扉间却很喜欢围着他的大毛毛领子开着纸门对着那不会开花却屹立不倒的漆黑树枝休憩。镜也会安安静静的地泡上一壶热茶,陪着他安静地一言不发。

可惜的是扉间大多数时间还是在火影室和实验室穿行,要么就是镜也凑合地挤在休息室或暗部睡,俩人一起在这个家里的时间并没有太多。但在这里的每一分每一秒,都是甜蜜而美好的。


……不包括现在。


房子有两人设的结界,外人进不来,老师还十分细心的在主屋范围弄了个疑似从医疗忍术改良过来的排除灰尘和细菌的术式,需要定期用查克拉补充激活,但现在镜连看都没看一眼的就栽进了室内。

好累啊……


完全不想动……
好难过。

老师……


……扉间。


要不是突然想起扉间素来洁净,浑浑噩噩出于本能按照往常的习惯强撑着进了浴室,不然放着手臂上的伤口直到发出异味都可以放着不管吧。


仰倒在浴缸里,被水慢慢浸透包围的宇智波镜冷得打颤,右边的伤口痛感已经消失了,只是又痒又麻——那几个被改造控制的O蹭过来时,又不能直接砍,伸手推挡了一下谁知道有个人的皮肤上都被涂了毒药,沾到的一瞬就像磷火似的烧了起来,好在他反应还算及时,这种潜伏在身上的伎俩也不算高明,只是持续不断的刺痒让人难以忍受罢了。


废了好长时间才把湿透沉甸甸的脏衣服扔到池子外边,动作间一个小玻璃药瓶差点也摔到地上,镜捏过来迟疑了一下,拧开盖子干脆把里面仅存的几粒都一股脑塞进了嘴里。

再也压不住的头晕目眩和隐隐的反胃感,镜粗略的擦了擦身体就挪回卧室摔在褥子上,粗喘着气被带入了沉眠。
  


 有点冷,要是老师在就好了,那个毛领子不仅手感好,抱着埋进去蹭的时候还特别暖和。
  


 啊,对,就是这个触感。软软蓬蓬的,有老师的味道。


觉得今天的梦格外真实的镜发出了叹息般的呻吟,忍不住地揉捏着,像是发泄自己被莫名冷淡的态度似的稍稍大力拽了下——几根白毛似乎被撸下来了等等(´・ᆺ・`)


诶?!


吓的镜睁开了眼,“犯罪证物”缓缓从手上飘落。这、这是老师的?


“睡醒了就赶紧起来把药吃了。”


一阵熟悉的飞雷神术式的查克拉波动,扉间端着碗粥出现在房内,眼神略有些嫌弃的看着镜抓着被拆下来的毛领子一脸呆滞的傻样:“……过度透支查克拉,在支援人员还没到位的情况下独自执行危险任务,损耗体力强行缩短回程时间,以及试图让自己溺死在满是冷水的浴缸里失败后还想尝试光着屁股冻死吗?”


“……老师……”


“我不记得我有教过你这些,”扉间把碗放在旁边的小矮桌上,上面摆着那个小罐子,还有着一张怀纸,放着配制好的药粒。


之前摸了摸他的肚子,就知道最近镜根本没怎么好好吃过饭,胃都是空的。“先吃点东西,把药吃完。”


住宅的格局是镜参考了扉间办公室安排的,因为晚上也常常工作,卧室和书房是打通的一个整间,中间放了个隔断而已,现在也被扉间移开了,他在那边桌子上处理着拿过来的卷轴,一抬眼就能看见床这里的镜。


思维还没上线,但身体却老老实实地按照要求把粥一勺不剩的喝完,抓起药就塞到嘴里那副架势就算是毒药也照吃不误。看着不远处扉间低头在写着什么,丝毫没有搭理自己的意思,只好再把秋道友情赠送的丸子也吃干净,之后用旁边的水漱了口,镜才发现自己的伤处已经被换好了药重新上了绷带,而且还套了一件干净的浴衣。


枕头上的那个毛领子,大概是帮自己换衣服的时候自己下意识扒着不松手,扉间没办法才解下来给他抱的吧……镜略有点尴尬地想。


扉间正好写完最后一个字,把带来的文件都封存好,就看到可怜巴巴的镜眼角带红的看向他,原本还想再晾一下的心思顿时消弭无踪。


——果然镜和那些宇智波不一样啊。

完全没意识到自己被厚重的滤镜带跑了的扉间有点叹息,镜是无辜的,虽然有些事必须先讲清楚。


透过外面的障子来看现在已经是晚上了,镜尝试站起来往书桌那移动,但脚下一个踉跄坐回了被褥上。扉间捏了捏眉头,走过来把床附近的落地灯点亮,这里的房间都是和式,所谓床也不过是铺的被子,他身形比镜还高一点,坐在跟前也是居高临下的盯着镜。


“你昏迷了将近两天,我不过来你就打算这么悄声赴死吗?不想活就说一声,”二代目大人声音平稳,但还没说完就被那小子紧紧的抱住了,最终也没放出什么譬如「这回换个宇智波家的O嫁到千手」这类狠话,干巴巴的补上了句:“……反正我杀的宇智波也不差你一人。”


“我是您的!”


镜埋在扉间胸前脱口而出。“……让我跟着姓千手都可以。”


被噎了一道的扉间差点骂出来,好在他这么多年跟着大哥柱间后面收拾烂摊子是练过的,每次听到镜这么奔放的宣言整个人都处于一种奇妙的倒错感,这孩子要不是那对写轮眼……咳。


废了点力气把人扒开,这个时候就看出来了,A的力量并不和身高成正比,但是该说明白的还得说清楚,这次扉间也是被那些该死的老头给提醒了才注意到这点。


“……镜,还剩多少,都拿出来。”扉间的实验室对自己的好学生开放的权限不小,镜和团藏都经常来帮忙,也是自己和镜的这种关系,里面的研究人员和暗部更不会盯着宇智波镜,A级以下的实验产物量不大的话基本随他调动,A级以上除了扉间本人才有权动用的A+和S级外,也只需经过两名队长的术印——该死的其中之一就是镜自己,所以事后销毁记录也很方便,不去亲查的话根本不知道少了什么!


头发微卷的青年也知道自己做错了,大概也就是这个原因了吧——看来还是没瞒住,毕竟偷拿实验药物什么的,老师这种认真的人绝对厌恶这种行为的吧。


 “……很抱歉……那个,好像……吃、吃完了。”被骂被打他都认,只要不被之前那样无视,跪手里剑都好。


“!”

扉间的眼睛很好看,稍稍上扬的眼角配着深红的瞳色,当他紧紧盯着你看时自有一种说不清的风情。身居高位又是那样的性格,很少有什么事情能让他紧张得瞪大眼睛……这样的老师怎么看都不会腻。


“宇智波镜!”

镜还在胡思乱想瞄着脸乱看,猝不及防被扉间一把按住,没有受伤的那只手被擒住往后背压去,骨节咯吱作响中逼迫着下半身跪在垫子上,把后背和脖颈这种忍者最敏感的地方暴露出来。


传说中婚内危机的第一步是冷战,然后是吵架,下一步就是要家暴了!见多了老师战斗的样子,从来没想过自己会有这么一天的镜,想着过去那些死在扉间手下的忍者的凄惨模样,喉结动了动,咬紧牙关准备挨揍,却没想到等来的是扉间带着薄茧的手指拂开了覆盖着脖子的发根,摩擦着那里的肌肤,甚至附身凑过来细细的闻着。

如果镜是他那只白色的忍猫的话,此刻恐怕毛都要炸起来了——那里是第二性别的性腺所在,身为A的镜被翻来覆去的盯着这里还是第一次。


扉间检查了一遍后,呵斥他“简直胡闹!”把被折腾老实的镜拽起来详细质问,于是总算把事情讲清了。



镜偷拿的药是还处于研究当中的一种特殊alpha抑制药物,还没有达到可以作用于人体实验的范畴。


原因是这次任务比较特殊,需要一个人去接近一群被逼迫控制诱杀A的O,这样就需要参与任务的A不受信息素的影响。扉间就有点头疼任务的人选,有些研究资料不能让保密资格不够的忍者接触到,在亲信部队里选的话也挺纠结,因为A和O都是有发情期的,村子里还针对这个情况有特殊假期。
如果说O的发情期是大姨妈的话,A的大姨夫就相对间隔时间较长,一般来说大概一年只有2,3次,有伴侣的年轻A会更多一点。但A发情处理不当造成的破坏会更严重,直到现在还会有人故意放出失去理智处于发情期的A来进行一些残忍的活动。


能够胜任这项任务的A不仅要自制力强、没有被O信息素诱导的前科、并且不能处于发情期前后,还要有足够的战斗力,实打实的S级任务。所以合适的人选本来就不多,还有已经外出任务的,在高层担任职务无法外勤的,暗部里的好手前面几个条件是没问题但他们都是经过长期特殊训练的,A的气味都近乎于无,根本无法引起那些O的注意。

最后是镜主动揽了下来。扉间把人拎去医疗部让那些现在看来有点不靠谱的医生做了个大致的检查——任务很紧急并且没多少时间了——证明没问题就把他放出了木叶。他自己是个beta,有时候确实无法做到敏锐地发觉信息素的变化,何况镜一直那副小天使的贴心状态,简直不像一个出身宇智波的A。


也是了,哪有一个年轻的、健康的、有合法伴侣在身边的alpha一年四季都不发情的?


扉间对于性事不太在意,平时忙起来也没有时间,他是个beta不会有太大困扰。偶尔想做了,镜也十分体贴的不会要太多,大多一次就会抱住他洗洗干净,B的生殖腔被A那种尺寸进入就算再温柔第二天也会酸胀难耐,除了那次之外,镜都没有成结。所以就算和他成为伴侣,扉间也没沾上太多镜的味道,这才让很多路人一直都不知道二代目大人已经结婚了。


种种平日里忽视的疑点纠结在一起,被那些长老团以无耻强硬的态度打破,在镜外勤的那些天,扉间把镜之前的身体检测情况给查了出来,不查不要紧,一查就发现了不对劲,那种数字直上直下的信息素水平就算实验出错也没让他这么一身冷汗过。只要发现问题,稍微顺着方向一查,那上面密密麻麻的都是购入使用alpha抑制剂的记录。

一部分走的是村子里正常不过alpha忍者的月例,还有的是从木叶医院平民和忍者都可以购买的限量,宇智波族里的都不用想了,甚至暗部特供的他都擦着一个不会被察觉的最高领取量使用。

当时扉间的查克拉就飙起来了,面前的暗部挂着冷汗跪了一地。


如此超量的使用、里面还包括了暗部这种特制的,傻子都能看出来,宇智波镜已经对这类药物产生了严重的抗性,旧有的剂量已经不够需求了,所以他才要拿实验室里的新药吧。


只有扉间知道,那个所谓新药根本不是用来压制发情期的,或者说之前那些都是经过反复试验最大程度除去了安全隐患的抚慰剂,大多都是镇静舒缓的成分,用多了也不过是四肢酸软一阵罢了。试验品只是一瓶镇定剂的话他又怎么会给了A级保密权限。

那个任务和这个实验有异曲同工的构思,只不过扉间多少还有自制力,而那个叛忍已经开始了人体实验。


“……直接作用于大脑,药物会控制你的性腺,所以生效速度几乎是即时的,而且不影响其他部位活动。”


“……”


“对于紧急任务来说是很好用,但你考虑过后遗症吗?”扉间干巴巴的说着,看着镜一言不发低着头,心又莫名软了下来。


——因为镜是为了他,原因甚至很简单。

简单到让他不得不承认一个宇智波的可怕。


TBC

===========================================

===========================================

……你们猜猜?(。

其实写的还是比较明显的。


→下篇点我

评论(26)

热度(1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