污力滔滔 脑洞深深

|放飞自我,雷文一堆,不领粉证自认黑|
|狗血满地,苦练车技,凹凸互攻随心意|

一个黑漆漆的脑洞·上

不是文,只是一个长脑洞,撑死算大纲的糟糕玩意儿。

泉扉,镜扉,愉悦的修罗场。斑扉无箭头联姻注意

超级超级雷的脑洞!黑泥慎慎慎!

abo,NTR,未亡人,逼煎寡嫂,异物play预警↑

大家集体ooc,而且还黑黑的。

↑如果你看到上面的警告还没走,中了雷遁没医药费

 

abo设定的原著背景,斑A,泉奈A,柱间A,扉间B。

飞雷神还没开发完全,泉奈没有受到致命伤。千手宇智波提前和解联盟,决定联姻,为了保证长久效力和诚意,由双方族长家直系达成,柱间和斑都是A无法生育两人子嗣,所以千手家出的人只能是扉间。

扉间虽然是B,没兄长那样直接的强大,但各种忍术开发和盔甲加成的体格看起来也挺壮实,宇智波这边还是很满意的,战争年代O没啥地位大多数无法作战,男B虽然糙了点但也不是不能怀。

 
 

斑是没打算自己娶的,本着和柱间在战场打的眉来眼去的观念,以为弟弟其实和扉间有一腿相爱相杀,怕直接说泉奈又傲娇,于是很贴心的装作不经意问他你觉得对面的白毛怎么样?谁知道泉奈的傲娇开关根本就没关上过,而且那会肚子上的伤还没好一日三餐光喝稀汤提起扉间直接就开了写轮眼想抓狂砍人。

 
 

斑一看,简直心疼,心想自己凑合凑合算了,泉奈值得最好的。

 
 

柱间那边也一样,虽然差不多板上钉钉了,但要是弟弟不愿意他也会再和宇智波商量。扉间看着很高兴的柱间,微妙的兄控了一下下,而且嫁过去可以近身监视宇智波符合政治意义也更方便研究写轮眼就表示同意了。至于人选?在他眼里最好都是解剖台的风干腊兔肉,对泉奈那就是恨当时飞雷神没开发完,只是普通一刀,没死算可惜。

于是联姻就轰轰烈烈的准备了。

 
 

直到婚礼那一天泉奈才知道是斑娶扉间,之前一直以为只是挑宗室来,没想到是族长家,这会阻止也晚了,而且扉间还没明白自己对扉间到底是个什么感觉,对手?敌人?配不上大哥的恶嫂子?

 
 

于是浑浑噩噩的喝了好多酒,也就没闹事,安静的看着一脸你们都是辣鸡的宇智波斑和一脸你们都已经躺在手术台上了的宇智波(官方不承认)扉间完成了仪式。

 
 

因为斑和扉间俩都没那个意思,明面上的仪式照顾两家长老的面子大办也就算了,像其他的比如私宅什么的就根本没想,所以俩人婚房直接就是斑原先的房间,反正宇智波族长家足够大,而且死得就剩兄弟俩。泉奈喝多了睡得早,半夜迷迷糊糊爬起来就听见隔壁间的声响,反应了半天才想起来自己一直贴着他哥房间住,现在他哥结婚了。

 
 

扉间那体格是比O强不少,但比斑这种A还是差点,身高顶毛用,全靠毛领子和护甲撑着气势顶着宇智波这俩A兄弟不掉阵。为了早点完成子嗣任务,斑和扉间都想赶紧弄完,于是也没什么调情,直接往里捅,结果就是,虽然斑身高是那啥了点,但也是个货真价实的A,那玩意和柱间一样的属于A的正常尺寸,这他妈就尴尬了。

俩人看对方都不顺眼,于是就折腾吧:斑是以为泉奈喝多早就睡着了,下手狠点直接做完早完事,扉间是想着不能给柱间丢人虽然大哥也没多少面子了,谁都没服软,吭哧吭哧搞了半夜。到最后扉间实在疼的不行,体力也跟不上,白毛软塌塌的糊在纹着千手和宇智波族徽的被褥上,浑身都是冷汗,被斑咬着脖子打标记时只能无意识的发出类似气音的呻吟。

 
 

泉奈在隔壁听了一晚,伤口又疼又痒,想生气又不知道生谁的气,族长大婚,诸人退避,想砸平时那些没用的族长护卫队也没人,晚上没吃啥喝的都是酒,这会胃里烧得不行,还被隔壁声响弄得睡不着,恨不得扔个润滑过去,但又恶意的想,凭什么千手扉间就该舒舒服服的,砍我时想过吗?谁让你不是个O,软软的O被摸两下就会自动准备好了,你以为宇智波的族长夫人那么好当吗?

这一夜暂且不提,让扉间松了口气的是,斑虽然觉得扉间碍眼,但也没存心找他事,只是为了子嗣堵两家长老的嘴,三个月一次,没怀俩人就继续臭着脸像打仗一样搞一搞。偶尔也有什么都不做的睡一张床的时候,一个瞪着写轮眼,一个被窝里藏苦无,搞得寝室杀机四伏到让隔壁泉奈往墙上砸手里剑抗议。斑是绝对不会背对扉间的,扉间也一样,就算如此,像那什么庸俗小说似的,艹熟了后这俩也能在后半夜相对无言地浅眠一会。平时就各过各,扉间继续研究忍术替柱间擦屁股写公文,能睡外边就睡办公室,后来搞开暗部了就又正大光明地不回宇智波宅。

 
 

木叶高层开会一般是泉奈出面,非柱间要求在场的那种斑都不去,怕自己忍不住烧烤辣鸡,所以泉奈扉间居然能保持着一种低头不见抬头见的状态。见得多了泉奈也发觉他的死对头居然长得还不错,现在村里蒸蒸日上,能打进来找事的差不多都死干净了,所以除了外勤没人傻乎乎穿战甲坐办公室。

转眼到了夏天,扉间把最后不肯脱的毛领子也摘了,穿着常服也就算了挡得也够严实,某次他训练那些新手暗部刚解散,被下属耽误了会,回去换衣服来不及,直接穿着崭新出炉的暗部标准套装飞雷神到会议室里他的座位旁。坐他对面核对执勤人员数量的泉奈感知到扉间的气息,抬头就被这不知该说时髦还是大胆的服装给震住了。

——喂暗部穿这么【】真没问题吗?

 
 

从此泉奈又多了个盯扉间到底什么时候能晒黑的习惯。可惜高居木叶女忍十大不解之谜的“扉间大人如何防晒”的问题没有给泉奈解开的机会。蓬松的毛领和坚硬繁复的盔甲下面,千手扉间的更多面被展现在宇智波泉奈的面前。

再略过一些泛着水遁火遁相交后激发的酸溜溜味儿的水蒸气般的情节后,被斑保护的再好,泉奈也发现了自己兄长不仅和村里外边的忍者不合,诡异的气氛也传到了族里,之前的族祭也就算了,新年的庆典宇智波斑作为现任家主按古礼是要一早起来接受族人和其附庸联盟家族代表的致礼的,斑再次缺席。

 
 

扉间穿着异于千手白色族服的黑色和服,羽织背后印着宇智波家族的族徽,仅在腰间插着的折扇上保留着千手的标志,和被逼着临时代理族长义务的泉奈一起正坐在上位,当然,扉间是稍稍斜坐的,因为他是族长夫人。这并不是说这种情景有多么让人遐想,看着扉间一脸像看死人似的看着那些来问候的夫人们,端坐旁边主位的泉奈表情也像遗像一样可怕。

 
 

(这里会发生一些俩人暗戳戳互相戳小刀的情节就不说明了)

 
 

……

斑越来越被排斥在族人活动范围外,和他哥攻防一体的宇智波泉奈过得也不算自在,扉间在撺掇他那某些方面傻白甜的兄长把村子所谓的警备权给了宇智波后,反而在族内有了不小的人气。泉奈就算对着长老把万花筒瞪得溜溜转也阻挡不了愈演愈烈的流言。

 
 

终于,宇智波斑走了,然后又回来了。

再然后,他永远的离开了他的弟弟,挚友,和名义上的妻子。

 
 

葬礼没有大办,也不能办。泉奈手心攥出了血,牙齿刺破了薄弱的口腔内壁也停不住的咬合,他突然发现,就算战场上他们兄弟横扫千军万马,身为A的信息素狂妄的散发出去让所有人臣服,也经不起安宁平和的漂亮包装下的小刀一丝丝刮下他们的血肉。他输了,斑输了,扉间也没赢。看着从柱间病房走出来难得恍惚的宇智波前族长遗孀,泉奈想活下去,他想啊,用他哥哥留给他的眼睛,见到那片干净到刺眼的白色,划开外皮,剖开内里,到底比邪恶的宇智波干净多少?

 
 

……

 
 

(逼煎寡嫂前方瞩目……)

 
 

很抱歉只是个三轮车,戳我

 
 

==========================================

上完

 
 

不好意思,镜小朋友,上篇让你什么都没做成,下篇就是你主场啦。

其实前面还能算脑洞大纲,越往后打就越正经,本来就想搞个1000字的放飞提要,结果写着写着就变成了三轮车。

这里主要解释一下没有写明白的两个问题。

第一扉间这里是beta,正面是绝对肛不过宇智波的两大A,就算结盟,他也觉得斑和泉奈是危险的,所以推波助澜的用了些手段让这边没永万的斑爷也走上了原作那样的道路。然后意外就是没想到柱间会病危,同时这会也怀了,这时他的打算是先瞒过去,等把泉奈也搞掉了后,斑这系族长血脉断绝,没有子嗣的他就可以回归千手,然后通过安排让老实或蠢的旁系接手宇智波,这样如果柱间病情恶化,扉间继任火影的话不仅有千手的支持,还会因为和宇智波的交情获得这部分支持。

第二是这里面大家的感情,按理说,斑和扉间应该是毫无箭头的那种,但真那样写明就太黑了一点,于是尽量让他们看起来比较缓和。然后泉奈当时被斑问的时候,确实还没有爱上扉间只是有好感,真正相处后,才渐渐喜欢上的,所以后来在斑终结谷前,都对扉间很好。现在这么狠,有他猜到了扉间真实目的的原因但自己完全放不下那种。镜和扉间的感情在下里面会写,现在这段完全是镜小朋友的噩梦。

总之感谢大家看到这里,下篇继续飞三轮车(。)

 

评论(50)

热度(225)